我是非洲100万中国人中的一个

孙文文

李杭蔚:对容易的生活说不

“刚结束一段旅程,又要准备下一次的孤独远行。有时候也会消极,觉得路途太漫长,有点走不动。可是对于那些所谓容易得多的选择和诱惑,还是说不吧。” ——李杭蔚

去年夏天,还在欧盟伊拉斯谟(Erasmus Mundus)项目(高等教育领域的一个合作性学生交流项目,支持高质量的欧洲研究生课程,每一课程都由欧洲名牌大学联合经营,并能把欧洲及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学生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读书的李杭蔚获得一次在联合国新闻中心驻加纳办公室工作的机会。虽然此前已经在丹麦、英国前前后后待了不短的时间,但真要离开欧洲前往加纳时,李杭蔚也会担心,着急地查询如何治疗疟疾,怕被蚊子咬买了小半箱子的药品屯着。

初到加纳,住的地方常常停水停电,没有空调,电风扇也坏了;每天晚上只能吃泡面,就着榨菜、辣椒酱,两个月的时间她吃掉了比过去二十年还要多的泡面;上班的地方有蚂蚁,大长腿被咬得不堪入目。那个时候有人问李杭蔚“后悔么”,她依然回答“真的不”,因为是自己的选择。

后来李杭蔚去采访当地的性工作者,与非法淘金者打交道,参加酋长的登基典礼,还曾陪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深入当地的贫民窟。在西非的一所私立高中,李杭蔚在没有空调、没有电扇的雨季里给学生上课,上完两小时课已经汗流浃背,但这并不妨碍她在课下时被学生们簇拥着开怀大笑。空余的时候李杭蔚也会穿着白裙去几内亚湾吹吹海风,时间一天天过去,加纳变成一个“待得越久越觉得美”的地方,热情奔放的非洲人与非洲舞蹈,让她彻底爱上这片土地。

今年毕业季,李杭蔚并没有像其他同学一样留在欧美,而是选择了一家位于非洲的传媒公司,工作地点在赞比亚。为此,她放弃了某奢侈品牌的高薪工作。父亲不解:一个女孩子,在欧洲的好学校留过学,又不是找不着工作,为啥一定要跑到非洲去?

李杭蔚告诉记者,选择非洲作为职业起点,并不是理想主义、浪漫情结,而是理性思考后的选择。这家传媒公司所涉及的业务区域遍及非洲各个国家,拥有自己的报纸、电视、网络和手机等平台,自己“学新闻出身,对非洲有浓厚的兴趣”,这个工作“简直是为我量身订做的”。她用《夜航西飞》里的话勉励自己,“不管孤独与否, 它都让你免遭无聊的荼毒”。

8月底,李杭蔚启程前往非洲,回到那片她心心念念的土地,去追寻她的新闻梦。

小敏:被动派遣 忐忑而期待

“没想到是要去非洲”。90后的小敏是个地地道道的北京姑娘,本科英语,硕士学的国际新闻,她临近毕业找到一份与自己专业对口又稳定的工作,还是央企。可入职前一个月,签约时说好的外派阿根廷变成了先去埃塞俄比亚。一想到要去非洲待三个月,小敏就很紧张,天天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祈祷埃博拉不要从西非传到埃塞俄比亚。公司组织的急救训练、野外素拓,一个也不敢怠慢。

现在距离前往非洲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小敏把自己的状态改为“忐忑而期待”。

在黄泓翔看来,小敏完全不必如此紧张与害怕。中国现在与非洲之间的沟通存在巨大的鸿沟,不少人因为对非洲缺乏了解所以不想来非洲,但实际上真正来过非洲的中国人会发现这里的好,生活条件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艰苦,很多东西还是国内没有的,包括干净的空气、干净的水、干净的食物。黄泓翔觉得,现在主动去非洲的人还是太少了,“中国走出去”的国家发展战略需要添一份青春活力。黄泓翔比较乐观,他觉得随着中国对非洲的了解越来越多,以后肯定会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喜欢非洲,希望前来非洲。

此前据媒体报道,1950年初仅有5万中国人在非洲;1990年后,国人大规模涌入非洲,一般学术上的统计数据为100多万,其中不乏年轻人的身影。也许小敏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就是这其中的一员,她的每一个微小努力都在国家走出去这个宏大的背景下进行。

海关数据显示,中国与非洲的贸易在过去10年激增,去年达到2000亿美元,远远高于2000年的100亿美元和1980年的10亿美元。2009年,中国超过美国成为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国。过去20年里,大约2500家中国企业在非洲建立了立足点。李克强总理出访非洲期间宣布,我国将把面向非洲国家的双边信贷额度增加100亿美元,使2013至2015年的总额度达到300亿美元,还将投入另外的20亿美元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外交部部长王毅就“中国的外交政策和对外关系”的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时曾对南非电视台记者表示,迄今为止,中国在没有附加任何政治条件的前提下,已经为非洲援建了1000多个成套项目。这些勇敢走向非洲的年轻人正是国家走出去战略中的新鲜血液,每一个海外项目的实施都离不开他们的付出与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