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哥伦比亚的中国情怀——任重而道远

20140715_175726

文/敖弦

四点半的闹铃叫醒的是二十岁的人,却匆匆忙忙准备好换上三十岁的状态。早晨薄雾微冷的波哥大,天将要放晴,沿着第七街走二十五分钟,或是绕着安静精致的红瓦住宅平房上山下山走上30分钟就能到工作的地方,这里的“小华尔街”。我的三个班的学生里面有5个senior,15个manager还有2个partner,他们来自Deloitte的Tax、Audit、BPS、Administration和IT五个部门。每节课都有一个部分分享不同的话题,最喜欢偶尔采取高压手段。从商务到业务到文化交流到人生规划经历,场所也偶尔变更到剧场餐厅商场。每天不会放弃笔记,课堂笔记每日记录之后,九点四十就安稳地入睡。这里的德勤每周都有很多活动,桑拿插花功夫探戈,一周总不少的fiesta,把平日里商业化十足的会议室灯光一布置,门口铺满红毯,瞬间开启派对模式。总能在不同的大楼里看见学生正匆匆忙忙从一场会议赶往另一场培训,即使可能要放弃客户也坚决选择的耗时一上午的各类型培训,或是偶尔陪学生去波哥大不同的角落旁观会议,各种课后学生们的一些邀请认识了更多的一些人。撇开自己安排的一些活动,一个月又有好多突如其来的假期,其实真正工作的时间不多。BVC建筑前的喷泉开的好美,却停不住来往的哒哒皮鞋声,大楼每层安检都很友好电梯里也有暖意,但是正如好多事,远不如表面来得光鲜,唯有观察是知晓万物通用的语言。

想要记录下这些,用随意的语言,找到一个光线充足又头脑清醒的时刻,只是到这一刻两个月悄然而过。置身在东西文化差异这个范畴内,学生们又是一群年龄是自己两倍甚至更多的人,工作团队是由四个人组成的四大洲集结号,工作外的与人事部的会议plus文化问题所导致的无休止的火药味,每天工作内频繁的沟通加上话题之广泛,诸多因素让自己有了很多的思考。

在团队里,高效就是以实力取胜。在这里更多地学会了主动才是关键,正如最初大家无好感的德国人用他解决问题的方式最终赢得了我们的信任一样。曾总是觉得一些事情好像就是那样顺其自然,也就忽略了一个建立的过程。光是担心结果,却没发现是自己做的不够,就像是这个建立信任的过程需要自己主动一样。当焦虑的时候,简单去想怎样让局势变好,我能做些什么,除此之外不要听见一点抱怨。但其实是人懒惰,懒得去改变还说得通,甚至是懒得去妥协,懒得去接受,相反一个人在那伤感来着。我们几个在整个公司都很出名,虽然年龄最小,但朋友说他班上的学生问起都知道公司里有个很酷的中国profe,我也就当做是自己的工作得到认可了。变本加厉的独立工作,虽然总是把活动束之高阁,不喜欢的计划怎么也不勉强自己,但以独立工作为特色的我在团队工作时大伙也都有了尊重,想起来那些尊重真的是自己争取来的。我发现学生用商人的头脑学语言都他们最大的问题,偶尔用个人消化过滤后的结合式中国填鸭教育,哪想到这方法竟在他们当中流行起来。总认为中国人更偏向于观察与自省。在立场上,我坚持己见也多听多吸收,甚至在课堂上谈及一些个人看法润色后的对于中国的复杂感受。但看法真无分对错,毕竟只是立场的产物。自己在慢慢学会,在交流的过程中有些话真不太往心里去,有些笑笑就过了,别人实在不解想要追问的时候,我也就耸耸肩“sorry. I don’t know why. Maybe just because I am a Chinese.”莫名中渐渐嗅出自己身上一种文化自信感落成了,有意思的是,很多人后来都慢慢因为对我身上文化越来越兴趣而靠近我,何乐而不为。

两个月后在经历了一切的新鲜感之后也开始发现了问题,有很多到现在还是不适应的当地文化,老板从会议室里掏出一瓶aguardiente,是一种当地的酒,偶尔课堂上弥漫蛋糕芬芳,但像是后一秒有与美国大boss重要会议,前一秒在公司附近的酒吧大灌whiskey这一种,我都为他们捏一把汗。我们项目里的问题,两周才能消除一个,不断地开会,结果竟是创造更多的问题。人与人的谈话我觉得分为几种,由浅及深,当然是能够吸取到信息与观点的谈话才最深刻,而不是简单停留在问好或是做过什么之类的。周四学生能花12个小时只是狂欢,不断吃不断喝不断跳舞。在那12个小时里是有些觉得无意义的,我们无法谈到任何有内容的话题,又是那千篇一律的哥伦比亚怎么样,生活是否都满意之类的,我们不会聊到人生不会聊到政治不会聊到世界。我们的楼里住了很多在读女大学生还有已经工作的,都很年轻,每天负责打扫房间的阿姨有一天竟和我谈起,你桌上竟然有书,她还是头一次见到桌上有翻过的书的。我以为她在开玩笑,但是在与所有女生都熟络之后也大致了解了她们的作息。她们很漂亮,派对到深夜,午后装扮出门。或是号称学霸学习刻苦的,到了周末就是整天的睡觉电视剧脱口秀。当地咖啡厅的存在只是提供咖啡,这里即使与路人都能开始的谈话和亲近的朋友的谈话内容程度一致,都只是问候的地步,这里的友情观爱情观有些让我错乱,分不清酒肉朋友知心朋友,分不清性与爱。偶尔真的挺想念中国所谓的冷冷的社会,竟让我觉挺热诚,可能不会大马路上的很多微笑,电梯里的问好或是经常地盛情邀请,但慢热的我们一旦紧密就产生信任,有聊天后的精神满足感,想念不会挂在嘴上,说想念的时候心真的感觉到牵挂。人与人是信任维持的动物,不是性维持的动物,但是可笑的是这里每天和你亲切贴面问好的很多人,口头上一个好一个是否有需要,在你需要帮助的时候真正帮到你的,没有拖上半个月的真是寥寥无几。也是,朋友开玩笑说西班牙语里面没有reliable这个词,不知道是夸张还是只是玩笑,但是也足够说明了。

我并不是保守传统恋家的人,这两年出远门经历文化差异也算是挺多的了。隔壁的摩洛哥女生拉米尔在南美不同的国家呆了两年了,我们性格很像,总能有很多大晚上聊起来的,她也告诉我来哥伦比亚之后竟是她最想家的时期,虽然有时她的想法也是混杂了很多情绪偶尔小抱怨,但她确实独立自信对很多事情都很有见地。不过真幸运有她在这和我分享对于这个国家的看法,也通过她了解到更多其他的方面。在哥伦比亚你只会听见当地的音乐,我从在网站里的另一篇《哥伦比亚人的爱国情怀》里也读到了这个问题也觉得很有共鸣。哥伦比亚人生为舞蹈,我很喜欢salsa,是最具当地特色的舞蹈,一个月学习后总算有较大进步。但令我惊讶的是不说他们不了解东方历史,毕竟外界对亚洲历史确实都了解不多,东方文化确实隐晦难懂很多,令我惊讶的是当地人对于除开当地音乐的音乐了解甚少,甚至是无法欣赏慢节奏的音乐,像是一些经典情歌对于他们都是伤感的存在,他们也没有那种浪漫的比喻的情怀。对于舞蹈,当地人觉得性感是唯一定义,这也成了我和我的西班牙学生们的共同话题,除开性感,当地人无法理解舞蹈的意义。

而以上是这两个月来的初步消化,也只是初步了解以及思考,我接触的人群是两类,波哥大金融界商界30-56岁人群,来自哥伦比亚几大主要城市的年轻人。生活圈里我主要和欧洲人非洲人美洲人打交道,工作圈里是唯一的亚洲人,当然后面的事情会如何发展我无从预测,看法也可能会有新线索。平日里我坚持着一定量的关于中国文化的分享,中国舞蹈音乐饮食习惯,甚至是名人俗语故事,至于差异也完全了解,但绝不会影响我对于自己看法的表达。特别记得中秋那一天,我在三个班都分享了水调歌头的诗和歌,还有中秋节的小短片。那一晚波哥大的月真美,好像第一次在思考,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的含义,真难得,在地球彼端欣赏起中国文化来。

还有大半年的时间这里,我加倍珍惜起在这里的每一天来。这片荒芜的地是你的,你可以探险,可以开拓,也可以放弃。但在放弃之前,请一定要仔细的踏遍每一寸土地。每个人都是自己种的树,和自己和解,和当下和解吧,多一些勇气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