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关系】在非调研华人宗教,闯拉美研究中国企业,少年圆梦塔夫茨

姓名:葛同学
学校:南京外国语中学
参与项目:
肯尼亚:在非华人与宗教的互动及联系
厄瓜多尔:当地中国企业、商业社群的形象和生活状态
录取学校:塔夫茨大学 Tufts University
塔夫茨大学是波士顿仅次于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的波士顿五大名校之一,也是25所“新常春藤”成员之一。

 

葛同学热爱阅读和时事新闻,对于两岸问题等地缘政治问题颇感兴趣,国际关系专业是他矢志不渝的追求。此外,国际关系专业本来就是一个非常跨学科的方向,包含了不同的地理区域(东北亚、拉美、非洲、中东、北美等),也涉及到各种各样的功能方向(经济、能源、环境、外交、军事、农业、交通等等)。
 
针对一个对国际关系有明确兴趣的学员以及有多元发散性的学科领域,中南屋为葛同学制定了长期的规划与活动计划。三年以来,葛同学的各种课外活动均是在“国际关系+”这思路框架下完成的,包括去非洲的肯尼亚调研当地华人与宗教的互动及联系,去拉美的厄瓜多尔调研当地华人与宗教的互动及联系。两次海外调研的经历,中南屋导师的陪伴与教导,为葛同学提供了一个培养发掘自身潜能的舞台,也让他从国际关系领域众多的申请者中脱颖而出。葛同学ED的申请结出了光芒四射的成果,拿下了他梦想学校——塔夫茨大学的offer。
 
 
1:作为最年轻的分享者,我在中非研讨会发言。
 
我作为分享嘉宾在中非观察网International Sino-Africa Watch(ISAW)的一次阅读研讨会上发言。作为历史上最年轻的分享者,我跟一百多位关注中国和非洲互动的青年学者们分享了Will Africa Feed China? 这部作品。它是中非关系领域知名学者Deborah Brautigam的新著,用详实的数据与事实,提供了中国在非投资历程的真实图景,也揭露了西方媒体在报道中非关系中的一贯偏见。这本书加深了我对中非关系的具体认识,同时也鼓励我用实地调研的方式来真实感受非洲这片土地的温度。
 

 

2:肯尼亚“冷门”调研,却为我打开新天地。
 
在肯尼亚的这十来天内,我的调研主题是当地华人与宗教的互动及联系。相比于其他前往非洲进行田野调查的学生来看,我所选择的话题或许是比较冷门的,毕竟它并不直接涉及中国企业或组织在非洲的利益关系。但是之于我个人而言,宗教可以说是我一直以来专注于研究的对象之一。我曾经广泛涉猎过相关方面的一些书籍资料,虽未能深入探究,但对宗教这个话题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此外,贸易市场遍布全非的中国企业可谓数不胜数,却多因在“本土化”工作上乏善可陈,以致于在产业可持续发展上存在着一定挑战。之于这一问题,一个较为常见的见解是:拥有宗教信仰是中国人获得当地人脉,继而融入本土社会的一种有效方式。然而,无论中外学者都由于种种原因,而难以在非洲国家获得第一手的调研资料。出于对宗教议题的热心,我通过参访内罗毕当地分属不同宗教或教派的一些教会,并尝试与教会中来自各个国家的信徒对话,从而对肯尼亚华人同宗教的互动展开进一步的研讨与了解。 
 
 
在针对各教会的观察中,我所看到的最多的场景,就是在华人、西方人与肯尼亚人之间建立的融洽而亲密的关系。活动结束后,我通常会在寒暄和交谈中向教会中的华人说明我的来意。明白我的意图后,大多数华人信徒对我表示欢迎,并热情邀请我去他们家中做客。
 
就这样,我一步步地走近了这个海外同胞中的特殊群体,并开始对他们的日常生活、思维方式和价值观念形成了一些基本的概念与认知。通过与不同教会的接触,以及同各种人员的对话,我搜集了大量有关当地华人的资讯。在这些华人的非洲创业历程中,宗教作为一种从内而外改变自我的途径,无疑对他们的社交圈和经商手段等方面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举例而言,身为基督教徒的华人往往能够树立较为良好的道德准则,更具有社会责任感和文化包容性,多受人尊重认可。而在同肯尼亚人的频繁往来中,他们更易于融入当地的基督教社群,为他们的生活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https://chinaafricaproject.com/china-kenya-migrants-religion-ge-yuchen/?from

 

最后,在离开肯尼亚返美前,我将自己的英文文章发表在了中非研究领域最负盛名的平台The China Africa Project 上,《Chinese migrants in Kenya: Why do they seek religion?》  以这一篇拙文,记述着我十多天来非洲宗教调研的些许成果。 如果有机会,我还会希望再次造访非洲,去观察这片冉冉升起的土地正在发生的让人兴奋的改变,也见证“中国走出去”的大战略下每一个个体的成长与飞跃。
 
 
3:语言优势和调研经验,拉美之旅变成我的“主场”。
 
2018年3月,我再次跟随中南屋前往位于南美洲的厄瓜多尔首都基多,调研当地中国企业、商业社群的形象和生活状态。语言优势让我在厄瓜多尔调研期间,找到了“主场作战”之感。我可以阅读西语文献,上街便能和当地人攀谈,调研期间甚至可以充当翻译和半个向导。面对当地人语速快、带有浓重的口音的问题,我会一边请对方慢慢说,一面自己把握说话节奏,引导对方“减速”。
 
我的运气不错,到达基多不久便“偶遇”了当地原住民对中国企业经营状态的意见表达。他们假扮游客和抗议人群沟通,又参访当地NGO环保组织,发现中国企业在当地的社会承认度欠缺,企业自己却没有足够的认识。另一方面,基多各种官方资助或私营的汉语教学机构,对于中国的解读也远远不够。基于此,我与搭档共同构思修改,完成了一篇名为《Behind the debts, mines, and oil: the image and life of the Chinese business community in Ecuador》的调研文章并发表在关注南南合作于一带一路的国际平台China-South Millennials Project上,关注厄瓜多尔中国企业的生存状况,以及他们与当地民众的接触状况。
 
https://chinaafricamp.com/2018/04/25/behind-the-debts-mines-and-oil-the-image-and-life-of-the-chinese-business-community-in-ecuador/?from

 

 4:举办民国印象摄影展,人文是我永远的追求。
 
2016年12月,在导师们的陪同下我回到故乡南京,进行了一次主题为“行走中的民国印象”的摄影采风。在参加此次活动之前,我所认知的“南京民国建筑”不过只有中山陵、总统府等寥寥几个旅游手册上尽皆可寻的大众景点,以及诸如几个名人故居之类的老街古迹。待到亲自实地走访这些建筑时,酷爱历史的我才猛然发现身边如此之多的民国印记,早已同南京的城市基因深深地融合在了一起。
点击阅读葛同学的完整故事:中南对话第一期 | 闯非洲走南美:金陵 “冷” 少年的热血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