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学 | 当“森林之人”掉落树冠,森林警察COP在行动

当“森林之人”掉落树冠,森林警察COP在行动

文 | 周子琳,图 | 周子琳、资料

 

Image result for orang utan

       Orang utan在印尼语和马来语中的意思是“森林中的人”,指的是在森林中生活的红毛猩猩。它也被称作人猿、红猩猩、猩猩,属于灵长类人科,与猴子最大不同的地方就是没有尾巴,能用手脚拿东西。红毛猩猩与大猩猩及黑猩猩一起常常被称为“人类最直系的亲属”,与人类的基因相似达到了96.4%。
       在过去的20年间,将近5万只红毛猩猩因为森林砍伐而死去。这种憨态可掬的动物目前在世界上仅存三万只。《猩猩日记》中说,如果再不行动,印尼野生红毛猩猩将在10年内灭绝。

当“森林之人”丢失了属于它的森林

      1986年,印尼经济垮塌,为了促进经济发展,走出困境,政府开始开放棕榈油开发。在收购村民的土地后,棕榈油公司通常对土地进行完全砍伐,再进行油棕树种植。等25-30年油棕树的经济寿命到了之后,这样的土地通常需要耗费大量的精力和金钱来恢复。KEHATI基金会加里曼丹岛项目负责人Ahifi说,森林的初步恢复要不间断花费35年和三倍以上的资金。因此,大多数公司不愿花费额外的金钱和劳动力,而选择去砍伐更多的原始森林。
      油棕树的种植地大多选在靠近水源、没有高大粗壮的树木、地势较为平缓的地域,这和红毛猩猩的生活环境极为相似。挖掘机将一片一片森林推倒后,失去了栖息地的红毛猩猩因为无法获得原生食物而生存艰难。一线野保人士透露,无食可觅的红毛猩猩会吃油棕树的幼苗。每株树苗300美元,而一只红毛猩猩一天可以吃20株。红毛猩猩随着旱雨季迁徙,再次回到自己的家园发现森林不再,茫然地行走在油棕树林里,却已经变成了自己家园里的“害虫”。
▲油棕树林
▲棕榈果

       因为栖息地越来越少,幼年红毛猩猩被当作宠物售卖的行为也越加频繁地见诸报端。据报告显示,在过去10年中,因非法宠物贸易而被杀害或抓获的人数高达2万人。东加里曼丹岛Merasa村庄长老说,红毛猩猩幼崽极其可爱并且通人性,所以人们喜爱把红毛猩猩幼崽当宠物,当幼崽逐渐长大后可能会被放回森林。但这些红毛猩猩身体较为虚弱,由于从未学习野外生存技能,放回野外后很快就会死亡或是被人类猎杀。

▲东加里曼丹岛Merasa村庄

 

东加里曼丹岛贝劳县政府林业局的官员告诉我们,棕榈油产业现属印尼排名第一的经济效益产业,而伐木产业、煤炭开采紧随其后,是印尼经济效益的主体。他向我们展示了政府的森林规划示意图和数据,显示政府对于棕榈树行业有着明确的目标,2019的目标大约为40万吨,而2035年为60万吨。现阶段森林的砍伐和油棕树的种植仍然满足不了政府的要求,这意味着政府接下来将继续支持油棕树种植、伐木、煤炭开采的开发。

当“森林之人”丢失了属于它的森林,它的生存也将变得越来越坎坷。

森林警察COP在行动

针对红毛猩猩面临的种种生存问题而数量剧减的现状,COP(Centre for Orangutan Protection)诞生了。COP是印尼一家致力于红毛猩猩保护,且与当地社区紧密合作的一线NGO(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

COP作为一家印尼本土红毛猩猩保护组织,主要是给予那些失去栖息地而受到伤害的红毛猩猩、失去母亲的幼儿以及被监禁的红毛猩猩一次重返野外的机会。加里曼丹岛项目负责人Linus本人相信,野生丛林才是红毛猩猩真正的家,即使最后经过努力,红毛猩猩还是不幸死去,也好过待在动物园的笼子里度过一生。

▲Linus正在野外巡逻,手指的方向正是被破坏的森林

      COP常年扎根一线,和本地社区保持着非常紧密的联系。村民在野外发现疑似无处可去的、受伤的或被当作宠物圈禁的红毛猩猩,会打电话让COP前来救援。政府发现一些受伤严重的红毛猩猩时候,也会寻求COP的专业医疗帮助。
      时刻等待着救助电话的COP工作人员,会在接到救助电话的第一时间内派遣一支救援小组带着特殊的医疗设备前往现场。他们会用气枪先将红毛猩猩麻醉,以防红毛猩猩在反抗时伤害到工作人员和自己,当场进行简单的医疗处理和输液后将它们放进特制的运输箱子里,运输回救援中心,进行治疗和照顾。
      生活在救援中心的红毛猩猩受到人类无微不至的照顾,直到痊愈成熟到可以再次回到野外生活。人类的孩子从幼儿园开始学习到进入社会独立生活,COP也为红毛猩猩开设了一家独特的“学校”。在3个月的“学校”时间里,饲养员24小时陪伴红毛猩猩幼崽,从最初级的救助,到进入“丛林高中”进行爬树、觅食的训练,最后送到“大学”—一个隔离的无人丛林或小岛。猩猩将在这座“大学”开始独自习惯野外生活,而饲养员在隔离区外的站点观察记录其成长状态和进行补充喂食。等到红毛猩猩对于人的召唤不太予以理睬,变得更加野性后,就到了“毕业”的时候了。COP会把“毕业”的红毛猩猩带到一片野生保护区域进行放归,并在放归后的一段时间内进行下尾随观察,直到确保红毛猩猩能够自己在野外生存。
      Linus说,不幸的是,并不是所有的猩猩最后能够学会生存技能回到野外,还有一些感染了疾病的红毛猩猩也无法再次回到野外,这些红毛猩猩大多数只能一直呆在笼子里,在人类的照顾下度过余生。
▲红毛猩猩在野化小岛上

      红毛猩猩保护不止于一线的红毛猩猩保护工作,COP的工作人员还积极向本地社区进行动物保护知识的传播和普及。很多拥有森林土地的本地村民在棕榈油公司提出的高价利益下,选择售卖自己的土地,因此让本地居民了解红毛猩猩的生存现状和保护红毛猩猩的必要性,也是遏止问题发生的办法。COP定期面向大众举办“五日森林警察学校项目”,旨在让大众了解保护红毛猩猩的工作内容和重要意义。而Linus本人也是在2011年参加了这个项目的学习后投入了保护野生红毛猩猩的工作当中去。Linus 坦言,这样的项目欢迎任何人参加,若是那些棕榈油田的工人想要参加,他也十分乐意和他们交流。

活动于一线的COP掌握着每片森林的破坏现状和野生红毛猩猩的生存状态。前往实地调研时,COP的工作人员会带上GPS定位器,并在每一张实地照片上标注具体坐标,这些照片内容包含红毛猩猩的活动印迹或是它们的尸骨、森林砍伐现状等。这些精准收集的数据会在经过可视化处理后形成详细的电子地图,将一线情况清晰地反映出来,并起到监督商业公司合理开发森林的作用。

▲森林开发变化示意图

      作为一个非政府组织,COP的资金来源主要是公众募款,在官网上便可以看见他们的募款信息。另外,他们也会举办慈善音乐会、出售不含棕榈油的产品、通过COP的各国朋友在国外筹款,来支持红毛猩猩的救助工作。
      COP是唯一一个由印度尼西亚本地人创建的一个保护红毛猩猩的非政府组织,正式雇员总共35人,分为救援中心、抗议活动、非法野生动物交易调查三个小组,几乎都活跃于一线。Linus常年奔波于没有信号的雨林中,他开玩笑说:“我们的总部确实在雅加达,但是你基本上在总部找不到COP的工作人员,顶多只有一位同事,同时负责收寄材料、财务、人事等等工作。”
▲作者在调研COP工作人员
      你可能会好奇都是什么人在做着这些看似有趣又危险的工作?其实COP招募工作人员并不十分看重教育程度,而是看申请者能做什么,如爬树、游泳、开船、英语等等都是非常有用的技能。除了正式雇员之外,COP还在村庄里搭建了青年志愿网络,带领村庄里的年轻人进行救援、倡议、知识传播等等工作。正在红毛猩猩野化小岛工作的Ibei笑起来很害羞,她说她在雅加达念大学,申请过来做志愿者,会在COP工作半年,工作内容是进行红毛猩猩野化观测和喂食。
      政府在运营过程中离不开NGO的支持和协助,贝劳县政府林业局的官员告诉我们,当中央政府进行森林规划之后,会请社区和相关NGO来帮忙调查核对,若有问题及时调整。当政府在给公司办法经营许可的时候,也会请NGO一起讨论,倾听NGO方面的意见。COP作为一个一线的红毛猩猩保护组织,为政府提供了许多有用的相关的实地信息和数据。
      相较于国际NGO而言,COP还是一个小小的本土NGO,但他们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
Ahifi解释道,COP这种一线NGO的工作人员往往来自本地社区并且常驻当地,比政府更加亲近本地社区,和村庄居民们也有更充分和顺畅的交流,因此在进行实地调研和解决当地问题方面,一线的NGO会比大型的国际NGO更加高效。
      如Merasa村庄的长老所说:“正是COP来到村庄,才让他们逐渐明白了保护红毛猩猩的重要性,保护红毛猩猩这一旗舰物种,就是在保护他们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森林。”
关键词 | 红毛猩猩 生态破坏 总旅游产业 NGO COP
文章首发于中国发展简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