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对话第八期 | 19岁的她凭什么敢休学一年,一个人满世界乱跑?

“谢谢你的喜欢,让我又多走了几公里”

这是公众号“探索型背包客鱼丸”文章末尾的留言,公号的主人正是19岁女孩王余方,或者你可以叫她“鱼丸”。

休学一年,背包行走,靠着摄影、写作投稿、公众号打赏,从川藏线到尼泊尔,从斯里兰卡到非洲的流浪儿童学校,鱼丸还在路上,走过更多曾经难以企及的远方…….

旅途已然过半,她已与过去那个患得患失的自己和解,也越来越坚信,“当你全身心的投入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全宇宙都会来帮你”

中南对话第八期,带你走近这个背包客女孩,也寻找那个迷失已久的自己。

 

▲鱼丸在斯里兰卡 (无人机拍摄)

 

未满二十岁,来自中国的我遇见非洲

 

常常有人问我,你一个18岁的女孩,怎么不做个乖乖女敢一个人满世界乱跑?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我的背后,是正在崛起的中国。”

 

从非洲归来的鱼丸,正借住在亲戚家。在厦门潮湿温热的4月,写着去年底在斯里兰卡的回忆。

前不久,她的背包客旅行差一点就要被迫叫停——父母的财务状况不能再给予她任何支持,这意味着她要完全依靠自己了。

“当时觉得不行就打工呗!”鱼丸笑起来,“我准备去横店打工,当群演!反正都要打工,不如做点有意思的。”

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非洲流浪儿童学校志愿工作的一个月里,她竟然依靠着公众号打赏赚了一万多块,“我可以继续旅行了!靠我喜欢的写作来继续旅行,这也太幸福了。”

 

▲肯尼亚独具特色的马赛集市 摄影 | 鱼丸

 

当地时间凌晨5:40,飞机落地内罗毕,暖黄色的城市在黑夜里柔和的闪耀着。鱼丸惊诧于8000公里的距离,真实的缩短为0。

“其实我本来想去蒙巴萨海边照顾猴子!”碧海蓝天白沙滩的蒙巴萨是很多人梦想的圣地,最初看到中南屋义工旅行的鱼丸也非常心动,可是她最终却选择了“Raha Kids”流浪儿童救助站

——在这个救助站建立之前,孩子们本来只能在街头乞讨、睡觉,甚至会沾染毒品和违法犯罪。然而有了这个“家”,他们也有了走向美好人生的机会。

作为孩子们的音乐、绘画和中文老师,鱼丸也有机会去了解这些流浪孩子的故事,他们其中有不会讲英语而被孤立的“新来的”,也有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体弱者,当然也有最调皮捣蛋的“孩子王”……

 

▲孩子们用鱼丸的笔记本电脑看功夫电影 摄影 | 鱼丸

 

然而孩子们也都因为鱼丸有了新的共同爱好,是中国功夫,是“Jackie Chen”,是鱼丸画的牡丹花,是去中国找鱼丸的梦想,还有屏幕那头的中国孩子

——一个帮助河北贫困乡村孩子的机构,看到了鱼丸的故事,于是,一次跨越8000公里的直播就这样出现了。夹在屏幕中间,鱼丸担当两边孩子们的“翻译”,“他们的头发为什么是卷的呢?”“我也想知道,他们的头发为什么又直又软?”

看到孩子们对“差异”的好奇,鱼丸也深有感触。在公众号里,她把讲述这件事的文章起名为《在地球的另一端,有个地方叫中国》。

“一开始我在遇到别人对中国有不好的偏见时,我会着急,会难过,会去辩解那只是一小部分人或者是假新闻。”鱼丸说,可是在非洲的一个月里她渐渐明白,故事是自己来书写的。

“我们只用自己的心去感受你,你是个好女孩儿,中国会为你骄傲的。”非洲同事们这样告诉鱼丸。

 

▲ 鱼丸在Raha Kids教孩子们中文写的板书

 

在内罗毕的日子里,除了和孩子们的朝夕相处,鱼丸还利用周末的时间四处拜访:

她去当地的商场恣意溜达,去非洲大草原看到了狮子打哈欠,在长颈鹿公园拥有了长颈鹿的亲吻,拜访当地特色的马赛集市,在绿油油的绿茶园看到了非洲的另一面,也经历了埃航失事后对生命的反思……

其实刚刚落地非洲的那天早晨,流浪儿童学校的校长“忘记”去接鱼丸,她便在机场独自等候。

中南屋义工项目的负责人阿光老师第一时间联系了对方,她也因此对鱼丸的印象很深:“她真的很棒,第一次去非洲,一个人,被落在了机场,成年人也会慌,这个小姑娘竟然特别冷静。”

鱼丸笑了:“遇到问题很正常的,那话怎么说来着?人生十有八九不如意。有问题就解决问题呗?我遇到过多少比这更难的,还不是都过来了。”

 

在不知是否有黎明的黑夜里,我曾经惧怕每个明天

 

那时候真的很害怕,每天睡不着觉,甚至很担心明天的到来——感觉自己很想努力,却不知道该怎么努力。”

 

鱼丸记得自己萌生“休学旅行”的疯狂想法时,正身处大理。她鼓起勇气在家庭群里问:“我要是休学一年,你们怎么想?我还没有做好回学校的准备,我想用这一年去旅行。”

妈妈几乎是第一时间回复了“妈妈支持你”。

而爸爸却沉默了两天,没有任何声音。身为警察的父亲,对于女儿的安全有超乎常人的警惕。

最后爸爸终于松口了:“你给我一个计划看看再说。”鱼丸突然觉得有希望了,看了五六十篇游记攻略,她完成了自己的川藏线旅行计划,并通过了父亲严格的“安全问答”。

最后,这对父母竟然真的选择了放手。

 

▲鱼丸在休学旅行的第一站成都,画了一张油画茉莉花送给支持她的妈妈

 

而很多人不知道的是,鱼丸是曾经因为家庭矛盾而“离家出走”过的孩子。

有一次,她曾用五分钟收拾书包,套了一件冲锋衣……50块钱,一张去大理的火车票,也是她短暂出逃现实汪洋的船票。而对亲子关系的救赎,比鱼丸一家人想的都要艰难和漫长。

“我一定要努力装出我很优秀的样子,这样他们才会喜欢我。”

曾经为了满足爸爸妈妈期待的完美女儿形象的鱼丸,参加各种英语比赛、各种国际项目的宣讲介绍会,迫切的想要弥补自己的英语、国际视野……可是,不是一切事情都可以如愿。缺少干货的专业课,演讲比赛的失利,举目无亲的大都市,让鱼丸越来越怀疑自己。

“那时候,我好像只跟外卖小哥说话。‘到了,好的,我去取。’”鱼丸回忆道,她越来越喜欢窝在房间里,“每天睡不着觉,甚至很担心明天的到来——感觉自己很想努力,却不知道该怎么努力。”

在最低谷的时候,她唯一的出口是骑行。有时候她会自己骑车环广州大学城一圈,自然的风吹过面颊,寻找短暂的自由和释放;她更喜欢和自行车协会的朋友一起骑行,有同伴的存在,让她觉得自己不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然而短暂的逃避,仍然无法解决实际的矛盾。最终真正解放了鱼丸的,是走向更大的世界。

大一暑假,她为自己争取到了学校公费前往澳洲游学的机会。在澳大利亚西海岸城市珀斯的两个星期,她感受到了一种全新的生活可能,和寄宿家庭的“家人”聊天,和同学们探索城市,她发现,原来自己也可以和外国人如此自由的交流。

而在大理的民宿,鱼丸认识了一位因为休学旅行,读了三年大一的男孩,听他的故事,鱼丸突然生出了新的想法:

“原来有还有‘休学’这种东西?”鱼丸想,既然还没有做好回学校的准备,也许可以给自己多一些时间,在旅行中疗愈。

 

旅行让我相信,我的心比脑子好用

 

“我发现,我早已忘记了我在为什么而忙碌,忘记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我是一个人,一个生命,而仅仅不是一个螺丝钉,一个角色。”

 

“如果我的心和我的脑子打架的时候,我的心告诉我选哪个,我就选哪个。”休学旅行半年后,鱼丸坚定地说。

“信脑子就是信别人说的话,但只有自己体验过了才是最重要的,在我相信身体和心的感觉以后,人生自然就顺畅了,所有的资源都会向你涌来,该来的全都来了。”

 

▲鱼丸的休学申请

 

2018年9月1日,鱼丸独自坐火车前往广州办理了休学手续。告别了父母,她的休学旅行从四川康定启程了。

这时,偶遇的一个美国女孩,给了她三条建议——“搭车没那么可怕,搭游客的车、不要坐只有男生的车、尽量坐有老人小孩的车。你可以上路了。”鱼丸终于出发了,目的地是圣城拉萨。

可是她搭的第一辆车,似乎就不符合这三条建议——车上只有两个男生。

“我是个很讲直觉的人,身体的感觉很重要,我觉得她们是可靠的。”鱼丸说。事实证明,这两个来自警察学院的男孩,非常靠谱。

一启程就是一盆冷水,因为没有钱,她只能选择搭顺风车旅行,安全起见她希望能在康定找到同伴一起搭车,可是四五天过去了,却仍没有结果。

而这一路,她就这样跟着感觉,走走停停,每天前进五六十公里,在下午的时候抵达下一个城市……13座山,24个日夜,2辆大巴车,9辆汽车,鱼丸就这样走完了2000多公里的川藏线。

▲鱼丸在康定民宿“途搭”的小黑板,写下了自己的名字,等待一同搭车的旅伴

 

一路上,她会在感觉到危险的第一时间离开,在内心给出肯定答案的时候,敞开心扉认识朋友——她也因此结识了许多有趣的人,“大黄腿”,便是其中之一。

“大黄腿是个喜欢在山里晃悠的人,没什么固定的工作,做过工厂工人、外卖、厨余工,赚钱就是为了去山里徒步。”鱼丸说,这一路上她遇到越来越多的“奇人”,这些相遇,让她强烈的感受到了生命的宽广。

“谁说的生命就是大学毕业结婚生子找工作的,大家都在走这条路,但生命有这么多可能性,我也要探索我的可能性。”

告别拉萨“天堂时光旅行书店”的20天义工生活后,鱼丸坐上了去加德满都的汽车,颠颠簸簸30多个小时,她终于到达了旅行的下一站。

尼泊尔地震已经过去了四年,可中尼边境的樟木码头也好,加德满都市中心也好,还都“完好”的保留着灾难后的痕迹,孩子们在神庙的废墟前跑来跑去,大街上的汽车尾气肆意发散。

在加德满都的某个下午,鱼丸正吃着披萨,一个突发奇想跳进了脑袋:距离19岁的生日还有两天,我不如送自己一片天空吧!

跟着感觉走,第二天一早,鱼丸启程前往喜马拉雅南坡的小城博卡拉。

在告别18岁的那天,鱼丸完成了一次滑翔伞飞行。在她的公众号里,《今天这片天空,来之不易》描述了这次奇妙的经历。

令人意外的是,鱼丸并没有过多描写天空中的壮美的景象,却写了很多,18年来几次与父母刻骨铭心的告别。

 

▲在博卡拉体验滑翔伞飞行

 

这是自己和父母从内心深处达成的互相和解——她不再伪装自己把优秀强行展示给父母,而父母也不再苛求女儿必须做好一切事。

不久,鱼丸跟随跟着好朋友大黄腿一行人,从博卡拉出发,徒步6天的时间登上了尼泊尔安娜普尔纳山顶峰。

 

生活的一切都是启示:而我值得拥有最好的东西

 

“当你全心全意梦想着什么的时候,整个宇宙都会协同起来,助你实现自己的心愿。”

 

是真的,如果你在现在认识鱼丸,只听她的声音,也足以被那种饱满的积极所感动,用她自己的话来说,那是一个“热气腾腾”的生命。

随着鱼丸的脚步越走越远,她的公众号聚集了越来越多的读者、支持者:有同样热爱行走的旅行者,有渴望更大世界的职场女性、孩子妈妈,还有各种内容平台的运营者、媒体人……

“我一开始没意识到主动找人,却有人莫名其妙有人来帮我。”鱼丸说,读者们支持她的文章、给她打赏,流量大的公众号帮她推广,有经验的媒体人教鱼丸做直播、运营群组的朋友,帮助她涨粉,“必须要认真弄起来了,毕竟这是我的旅费呀。”

这些人的出现,也让她越来越相信《牧羊少年奇幻之旅》里的一句话:“当你全心全意梦想着什么的时候,整个宇宙都会协同起来,助你实现自己的心愿。”

当然,也有人有不同看法:“一个小姑娘不好好读书,出去野什么?”鱼丸不止一次看到过类似的留言。

“很正常,他们有他们的世界,我有我的世界。”鱼丸说。“看不惯就看不惯,我会觉得,原来我的文章可以给你带去吐槽的快乐,我能给不同的人带来不同的快乐!”鱼丸笑道。

“我以前特别怕别人不喜欢我,别人多看我一眼,我都觉得是不是自己哪里不好,我经常讨好别人,很怕别人议论我,也很怕别人不高兴,我要求自己变成一个让所有人都开心的小天使……”

 

可她已经在旅途中,告别了那个为别人而活的自己。

她不再为自己的家乡是个小城市、自己不够优秀等等各种理由,而生出任何自卑。“因为我知道自己值得拥有最好的东西。”她的生命充盈着自信和满足。

而旅途中的“坏心情”,也变成了她的“新朋友”

——从尼泊尔飞往下一站斯里兰卡的时候,她遭遇了曼谷转机期间机场临时办签证、找不到行李的极限操作;从肯尼亚飞回国的飞机上,她的笔记本电脑意外被偷;在川藏线遭遇过不止一次搭不到车、暴雪暴雨,在科伦坡她两次差点被朋友骗了钱……

“坏心情,是旅行的一部分。”鱼丸特别享受这种开悟、看淡的感觉,“遇到糟糕的事,我还是会有坏心情。”鱼丸笑着说。

“但我会想,我这辈子可能都不会有第二次,在这个地方这个时间遇到这样一件事情,它给我带来了新的东西,最起码有新的体验,更别说有更多的反思和启示!每一件事都是独特的、最特别的。”

聊起这些,她分享了电影《美食祈祷和恋爱》里的一段话:“如果你真的愿意把经历的一切,看作是一种启示,如果你把一路上遇见的所有人都当成导师,最重要的是,如果你准备好,去面对原谅自己很难接受的一面,那就没什么能阻碍你找到真理…”

 

尾声

 

走的越远,鱼丸的心却越来越踏实了。

在厦门的日子里,鱼丸特别喜欢一部纪录短片,名叫《人生果实》,记录了日本老夫妇英子和修一的晚年生活。

“我一直在想,自己会度过怎样的一生?”

鱼丸陷入想象:“我想,如果要概括一下,那就是舒服的一生……以后我的生活也一定会像英子和修一那样,我都想好我的房子是啥样子的了!大部分是木头的那种玻璃房,有花园,周围种满了绿色植物,有樱桃树和桑葚树,然后养一只猪,一只猫,一只狗。”

“猪是那种小香猪啦!不是大肥猪……”鱼丸赶忙补充。

“我的家人肯定也都会过的很好,”鱼丸继续描述着,“我肯定会找到我的灵魂伴侣,我的孩子也一定很幸福,因为我喜欢小孩子,也知道孩子需要什么,我一定会度过平凡而舒服的一生,最后我们老两口一起,慢慢的,等待着死亡来临生活……”

 

▲登山途中鱼丸和路边小花的合影

 

斯里兰卡爆炸,埃航空难……短时间内,鱼丸擦肩而过了几次生死离别。“我挺怕死的,真的,我现在还没办法接受。”鱼丸的下一站菲律宾,也刚刚遭遇了地震。

“但是,我不能因为这个就不出发,因为,我希望我老的时候,可以回望没有遗憾的一生。”

为了省钱,鱼丸提前一两个月买好了两三百的廉航机票——接下来,她要去菲律宾去潜水,去薄荷岛上看萤火虫、眼镜猴;再去马来西亚,去探索路上结识的马来人描述的美食天堂槟城,最后她还要去印尼爬火山……

“我相信‘吸引力法则’,就像科学也是一种信仰,你信仰你的科学,我信仰我的。”

鱼丸最近迷上了一个用显微镜看微生物的抖音博主,“那些寄生虫还挺好看的!它们也找东西吃,也干活。那是不是对宇宙来说,我们地球也不过就是个小尘埃?那我们不就是小小的寄生虫吗——只是比较会玩的寄生虫而已。”

“作为一个寄生虫,还不能快乐的度过如此短暂的一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