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对话第九期 | 未满20岁的他去非洲开金矿?“咋不去火星建房子呢?”

写在前面:

还记得自己18岁那年,在忙些什么?埋头苦学?疯狂追星?

中南对话第九期,想带大家认识一个少年,在加入中南屋世界公民社群(CGC)进行自我介绍时,他的经历就引发了社群一众小伙伴的极大兴趣:

“我目前在做中非的几个项目,从农业到工业到能源,一步一步从融资到找专家可能运气比较好硬是把项目盘活了,最有成就感的就是给非洲大兄弟们提供了不少就业,我们选择项目不是看回报率,而是从意义性出发,到底实在地为整个社会做出了多大的贡献,帮助了多少人。”

还不到二十岁的他,就在非洲当了“大老板”?你或许会问,他哪里来的闯劲?

看完了今天的故事,希望你能找到答案。

 

▲去年的圣诞节,秋文在朋友圈分享的几张照片之一。他在津巴布韦的金矿出了样品金,后来他还把第一次的收入捐给了当地教堂。他写道:“最有意义的一个圣诞了……很开心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在失业率百分之九十的地方让几十个家庭过一个好好的圣诞。”

 

你觉得18岁的孩子,能做什么?第一次去非洲的时候,李秋文还不满18岁。

他和家人先斩后奏买了机票,以退票费太贵为“威胁”,竟成功独自一人踏上了非洲大陆。

不到两年的时间,这个非洲朋友口中的“Leo”,已经在南部非洲国家津巴布韦尝试了五个落地项目——他做过有机食品贸易,挖过金矿,开过肥皂厂,做过有机肥料,这个暑假又拐了来自欧洲七个国家的朋友再次前往津巴,落地一个无人机农业应用项目。

震惊?很正常。当Leo拿出身份证的时候,他的合伙人们也惊呆了——“99年的?好吧,我比你大三十岁。”

 

做非洲人真正的朋友

 

“我做的第一个项目,是想把津巴布韦的牛油果卖到中国来。”他边说边比划着,“那边的牛油果有我的脸那么大!好吃而且绝对有机无污染。”

 

▲在津巴布韦时Leo的朋友圈:“这里脸大的牛油果只要5毛!”(真的不是因为你脸小吗?)

 

冲动总是让年轻人被迫交学费——瞄准了国内有机食品市场潜力的Leo没想到,牛油果连飞机都上不了,海关根本无法通过。

后来,他又尝试了当地的麦片、果汁,最后全部囤积在海关,搭进去的一万多块钱,是他全部的压岁钱和当月生活费。“只好厚着脸皮又和妈妈要了一个月的生活费。”Leo笑道。

Leo从小就被父母“放养”,他最喜欢冒险探索类的动画片——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在中东搞胡椒贸易的商人,都让他对闯荡世界早早有了渴望。

而想踏上非洲“疯狂”,始于Leo在校园里认识的、一位来中国读研究生的30岁津巴布韦大哥。两个人相谈甚欢,Leo也开始问自己,为什么不自己去看看?

不过这一次,家人却没那么心大:“去什么非洲?发什么疯?”秋文只好偷偷用自己攒的钱买了机票,“先斩后奏”地告诉爸妈“退票费要两千多”,厚着脸皮让父母妥协了。

十天的时间,他看到了一个和想象中完全不同的非洲——那时候的津巴布韦,因为调控通货膨胀,失业率高达90%。然而,数据上的灾难和所见的图景却截然不同。

“你会发现整个国家是欣欣向荣的,觉得这个国家有希望。”秋文说,这个曾经的英国殖民地,识字率至今高达90%,几乎与中国水平等同。

在那里,他看到放学的小孩子们穿着整洁的西式校服,打着领带;他看到没有工作的大人们聚集在一起跳舞。从没见过中国人的当地妇女,看到Leo这个黄肤色的男孩,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在津巴布韦考察学习期间

 

“非洲人跟我们想的不一样,跟我之前想的不一样。我们想的就是偷东西、懒,但我去了之后发现他们心里真的很善良。”在这个基督教国家,人们因为信教不会让自己做出任何不好的事情,甚至抽烟、喝酒、撒谎都不被允许,Leo还曾把两万美金的现金暂存在当地,没有任何合同协议作为保障,这笔现金也一样安然无恙。

第三次去津巴布韦的时候,在上千人的注目下,Leo在当地最大的教堂受洗。“当地人教过我很多圣经里的内容,但我觉得我也许不仅是相信这个信仰本身,还因为认识了有这个信仰的这群人,而相信这世界上有更多美好的事情。”

Leo提起了他的教父——整个南部非洲小麦、玉米等三种作物的种植冠军,却因为自己的信仰,从不染指暴利的烟草,这是他的底线。要知道中国的烟90%都曾通过津巴布韦烟草提纯得来。

而通过这个集结了当地各界人士的教堂,大家也开始喜欢找Leo解决各种问题,有的人留学签证出了问题叫他去帮忙查看,有人想开个肥皂厂他就帮他们开起来。“我自己好像变成了一个小孵化器。”Leo笑说。

“他们给我带来了一些东西,我相应的也很想给他们提供一些价值。何况,只有你愿意为对方做点什么,别人才会更广泛地接纳你。

 

在20岁的年纪,有了40岁的“明白”

 

坚定了想法,也积累了第一次项目失败的经验,Leo意识到,几个大学生拍脑袋决策就想改变一个国家,实在是天方夜谭。于是,他想尽办法寻找新的机会和路子。

“很多人让我瞄准非洲有什么,我想,非洲有很多资源,那么什么资源最好弄?没想到答案竟然是黄金。”Leo瞪大了眼睛,“我那时候两眼放光,四处找人聊,我的一些朋友说:‘你神经病啊去非洲挖黄金?你怎么不去火星建房子?”

Leo不死心地搜索各种资料,发现津巴布韦的黄金的确很有开发潜力,他逛遍专业论坛,初步拟了一套方案,甚至还“厚脸皮”的跑去了津巴布韦驻华大使馆,想和他们自己所查找的关于金矿的信息是否属实。

谁想到,这个愣头青竟然直接就跑去了大使馆。“那时候都不知道什么是参赞,到了使馆,他们问我要见谁,我想了想使馆有谁……好像只知道大使,就说‘见大使!’。”Leo笑说。

没想到当时大使正好就在旁边,便问他:“你见大使做什么?”全然不知道的Leo耿直地说:“聊聊事情。”直到两人在会议室再次相见,Leo才知道原来那就是大使本人,而两人的“忘年交”友情也就此开始了。

 

▲Leo的金矿项目路演时,津巴布韦大使也出席站台。Leo为大使拟的发言稿,还被大使原封不动的采用了

 

现在的Leo已经成了津巴布韦驻华大使馆的常客。上个周末,他刚刚带着他的第五个项目团队拜访了使馆,和津巴布韦的三位部长沟通交谈。大使告诉他:“并不是因为你带来了来自七个国家的朋友才有见部长的待遇,而是因为你,因为我们相信你促成事情的能力。”

有一次,一个高级别、面向业界专业人士的津巴布韦矿业投资论坛在北京举行,作为学生的Leo没有资格注册出席,为了争取这个难得的机会,他跑去大使馆成功说服了大使前去出席,而作为大使的“秘书”,Leo顺理成章进入了现场。

论坛现场聚集了几十家国际公司,也是在那里,他认识了美国矿业咨询公司前排名前三的一位副总,后来也成为了他的合伙人。因为团队的可靠性大大提高,他顺理成章的获得了一笔融资。

此外,香港国际矿业协会会长孙铁民也对他很感兴趣,还帮他在香港国际矿协的公众号的头条,推出津巴布韦矿业投资考察团的邀请函。

有趣的是,这个考察团的联合主办方是中国矿业联合会、香港国际矿业协会和李秋文本人。他成为了史上年纪最小的考察团团长,在津巴布韦矿业部、工商部的配合下,胜利完成任务,吸引了投资者们的注意力。

现在,Leo的金矿已经在津巴布韦平稳的运行起来了,两周可以出一百多克黄金,收益相对可观。不过他几乎没有在手里留下钱,而是用这些收益继续投资和促成当地新的项目。

 

▲Leo的金矿项目在中国国际矿业交易大会上进行路演展示

 

Leo看到当地有大量矿产资源,但却因为管理和技术经验的不足,资源不合理开发、矿难频发等问题层出不穷。而他现在做的就是尝试为当地人解决这些问题——给当地人提供管理和技术方面的培训和指导,培养成功的骨干力量可以继续带教新的人,现在他的管理层团队有20人左右,中国人也只有3个而已。

他认为,对于国家上亿投资的大项目,当地人根本没有能力借鉴,而他做的小资本量、管理和技术自给的运作模式,是未来当地人可以自己运营、长期持续的。

在管理过程中,Leo推出KPI制度带动员工积极性,对于技术和财会人员进行培训,提高他们的工作效率,减少额外损失;还基于当地人的文化背景和性格特点,思考“本土化管理”的方式。

Leo甚至为这套摸索出的本地化管理经验起了名字,还在尝试管理学相关研究文章的创作。“既然要出海,你就要本地化的。如果还是中国人在管理,只用当地人的手和脚,也很没意义。”

聊起各种商业和管理经验,Leo浑然一个成熟的老板,那些合作共事却比他大了二三十岁的“大叔”们常常打趣他,更羡慕他在20岁的年纪,就开始有了他们40岁才懂的东西:管理、社交、创业的社会经验,甚至一系列有关自我认知和管理的人生经验。

现在的他因为明确知道自己想要的,便不会浪费时间在“人云亦云”的“重要”上——大家都去考四级的时候,他乐的用寝室里难得空下来的洗衣机。因为我知道我的英语不需要这些纸面上的证明。”Leo说。

而且从一些“很厉害的朋友”那里,他学会了每周抽1-2个小时复盘,对一周的选择进行反思。“我也不给自己设DDL(截止日期)了,因为DDL是赶不完的,我只给自己设Priority(优先级),如果Priority没有完成,其他事情即使DDL要到了我也不会管。”

 

“我愿意陪他们一起成长”

 

也许你已经忍不住要称呼Leo一声“老板”了——一个不满二十岁的少年,怎么能做到这些?

其实初入大学的Leo也曾经迷茫过,努力学习并保持着不错的成绩,转专业毫无压力。

“但我开始觉得那不是我想要的。大家都为了一个考试,一门课,勾心斗角。”Leo说,“我毫不否认学习的意义,但到一定边际以后,对我的意义没有那么大。”也是那段时间,他去看了清华特奖答辩,这给了他极大的震撼。

 

▲在津巴布韦期间,忙里偷闲去了维多利亚大瀑布

 

“他们真的‘爆棒’,都是在自己所热爱的事情上做到了极致的人。我就想,很多人为了拿奖学金做很多事情,但你会发现只要你去做自己热爱的、认为有意义的事情,奖学金是迟早的事。”

于是,Leo果断的舍弃了曾经固执的一切,去找自己的意义所在,而他最想做的,是真正能够帮助到当地人:“最开始,我想把非洲人的东西卖出国,给他们创收,来发现东西都出不了;我发现当地商品很贵,想把中国的东西倒腾过去卖,那不就是挣非洲人钱?这更不好意思。这都不是我想要的意义。”

在不断试错的过程中,他用自己国贸专业所学的知识、在非洲的实践尝试不断积累经验,终于找到了这个自己和非洲来说,都很有意义的方向。

“我发现当地之所以情况不好,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因为外汇短缺。所以这个国家的原始资本很重要,我不想折腾原始资本,于是我就舍弃掉他们的市场,转而去开发他们已有的资源,帮助他们获得发展能力。就这样,我找到了这件比较想做的事情,真的太幸运了。

 

▲Leo在津巴布韦的矿场

 

不过,Leo不想止步于此。

在当地最让Leo恼火的是,在失业率极高、生活水平很低的现状之下,政府拿到来自海外的资金,却砸在修建豪华的议会大厦上。

因此,他希望尝试去搭建保证钱都花在“刀刃”上的专项基金,针对每个项目进行完整科学的规划,并通过符合当地社会特点的方式,保障信用。“当你涉及到对方所有的社交网关系网的时候,你就不会违约,因为违约成本太大。”Leo用津巴布韦的状况举例,在这个基督教国家,依托于教会的信贷就更加可靠。

Leo把这个基金项目简称为“一带一路基金”,希望从赋能好一个国家开始,逐渐拓展到更多的一带一路国家。

“这是一个根据他们特殊的情况、特殊国情、特殊体制下的一个基金,一个可以激活经济的动力,很有意义的事情,而且符合我的专业,也是我的热情所在。”也因此,不仅津巴布韦,现在Leo已经开始在孟加拉酝酿投招标项目,还准备把贸易拓展到南非,慢慢的了解不同地方的国情。

“现在看起来百分之一万是要成功,但是会有很多想象不到困难。可能跟我之前脑袋一热把牛油果弄来中国觉得会成功,却根本行不通一样。虽然大概率会失败,但值得一试!还好我还年轻,还有尝试的时间。”Leo说

他打算毕业之后到非洲待三年,去尝试这个“大概率会失败”的计划,也去寻找自己未来到底更需要金融、技术还是工商管理方面的知识和技能深造,再去读研究生。

Leo未来会在非洲这片蓝海“死磕”下去,不仅是因为相比国内“拥挤的赛道”,非洲有更多可以创新、开拓的空间和很大的经济发展空间,当然还源自他对于这片大陆、这里的人始终如一的信心。

“其实非洲人也可以很勤奋,只要他们有动力,就跟我们一样。当我们发现生活没有希望的时候,我也可能会在家里面天天喝酒,对吧?经济不好的情况下,我每个人都是很无奈的,但这里有契机——以非洲的资源禀赋,GDP增速是可以达到10的,现在只有3到5。虽然很复杂,但我愿意和他们一起寻找,一起成长。”

 

▲将在这个夏天在津巴布韦落地的第五个项目介绍手册

 

这个暑假,Leo的第五个项目也即将落地了,这一次的几个合伙人来自7个不同国家——他们结识于中英大学生创业项目,这个由英国高校牵头与市政厅合作,希望促进中英商贸合作的项目,硬是被Leo把主题全部拉跑偏。

在英国交流期间,他在酒吧大谈非洲发展趋势,两个韩国朋友正是因为他的“宣讲”,暑假就要去津巴布韦开农场了;而在北京期间,项目中的12个欧洲同学有6个都被他“洗脑”,要跟他去非洲做无人机农业项目。“英国老师被我气的呀,还试图阻拦,不过最后也没成功。”Leo笑说。

这个不满二十岁的男孩,现在所作的事情,虽然不大,却已经开始影响来自世界各地的人走进非洲;而他的落地项目,也已经帮助当地十几个没有任何收入的家庭吃得上面包了。

而中国人在海外的形象,也可以因此而发生新的改变:“或许他们再看到中国人之后不会再很厌烦的说‘你看这几个中国人’,而是觉得‘中国人还行,至少这几个不错’。”

“我觉得这肯定是个趋势,而且这片土地很有魅力,做这些不仅因为这里是‘蓝海’,更多是纯粹的、作为一个人心底最真诚的、想帮助别人的愿望。”Leo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