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对话第四期 | 闯联合国,握手克林顿,行走38个国家,她这样与世界“勾搭”

她曾是万千商科学生中的一员,学习国际贸易和会计,备考注册会计师,既优秀,又努力。穿梭在香港的高楼之间,梦想着入职行业顶尖公司,每一步都规划地清清楚楚。

“5·12”地震毁坏了家园,也撼动了她的人生轨迹。在灾区,她加入CURA(成都城市河流研究会)与WWF(世界自然基金会)的生态调研,与国际志愿者共同完成双语计划书,从此打开了看世界的大门。

她背着睡袋行走过30多个国家,住宿过28个外国家庭,她入选了中国首个联合国青年代表团,和克林顿握过手,在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机构实习,并把全球社会企业创业大赛引入了中国西南。

她是个有少女情怀的宝妈,也是个充满热情的大学老师,她用7个月的时间,邀请了25位活跃在国际事务中的“同仁”,一起撰写了国内第一本关于青年走进国际组织的“故事”畅销书《视界之外:中国青年看世界》。

从规划变成商界精英白领,到最终成为“走向世界”队伍的先锋人。

 

Offer狙击手:“一封邮件”与“创造机会”

对于文静丰富而出色的全球经历,大家最好奇的是,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的确,文静有一套自己的办法和原则,帮助她把握机会,比如“我从来不海投,我只发一封邮件”。

研究生二年级,文静到德国交换,她背着睡袋走了二十多个欧洲国家和非洲埃及,在25个“沙发客”家庭落脚:在日内瓦与瑞士姑娘Marthe讨论“理想型”伴侣,在雅典解答希腊男生计算机博士Nikos对于中国的种种好奇;去威尼斯之前,她从巴黎书市给那位韩国摄影师沙发主,买了一本精致的摄影集。 

2009年文静在希腊圣托里尼

 

相遇的人不断变化,而文静的习惯却始终不变——每到一个地方她只会发一封沙发客请求。“我总会非常认真地挑选沙发主,为他/她定制一份独特的邮件,因为我希望短短的相处能够让彼此都获得人生的精彩故事和生命的不一样,我想,这种人与人之间最原始的信任和爱才是令人感动的地方。”

这样一份“独一无二”的真诚用心,贯穿于文静与人沟通的始终。与荣获2006年诺贝尔和平奖的孟加拉“格莱珉银行”的相遇,也是如此。

通过地震中结识的志愿者朋友,文静得知了这个专门为当地穷人提供小额贷款的机构。她找到机构邮箱,为他们“定制”了一封邮件,讲述自己家乡遭遇的灾难和困境,表达希望学习“小额信贷”帮助家乡脱贫的意愿,并分析了孟加拉的模式对中国可能的借鉴意义。

邮件发出三天之后,她收到了来自孟加拉的邀请。文静觉得自己之所以能够“打动”对方,除了邮件中透露的真诚,更重要的是,她可以明白地阐述,自己为什么要去,去了可以做什么,且不是单方面的索取,而是一种“双赢”。

而当她成为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中国青年代表团的成员时,除了佩服和认可的,也出现了几句半开玩笑的质疑“你爸爸是做什么的?”要知道,这是中国首支联合国峰会青年代表团,整个中国西部也只有3人入选,而文静是这42位青年组成的团队里少有的有商科背景的学生。记者们最爱问文静的,便是“以商科学生身份参与气候峰会,你如何实现跨界”,而文静的“秘诀”则仍和一封邮件有关。从孟加拉回国后,文静在一个叫“we can compete”的网站看到了联合国气候峰会框架公约第15次缔约方会议(简称COP15)中国青年代表团的招募消息。曾在日内瓦联合国总部外憧憬的她兴奋极了,可最开始做的,却不是申请代表团,而是给这家网站发了一封邮件。“我说,我是身处西部的一个青年人,以前并不知道可以去参加这样高大上的会议,但通过你们这个网站,我获取了很多有价值的信息,所以我很愿意加入,把这个网站做得更好,让更多的西部青年人受益,消除地域差异带来的信息鸿沟。”

当文静收到“面试”通知时,感到十分惊讶——以自己的经历和能力,对于这样一个创业的年轻团队来说无疑是件好事,为什么还要面试?直到她听到对方说:“你可以给我们的团队带来什么?我们现在各司其职,如果你不能带来新的东西,那么你的加入毫无意义。”

文静意识到一种新的思考方式:“我们思考问题的出发点往往是招人,一个人优秀所以我们要招进来,可对方的出发点是做事,首先思考的是你能够为团队带来什么。”

正是这样的思考模式,帮助文静顺利通过了COP15招募面试几乎一样的问题——“我们为什么要让你加入到团队中。”文静没有再首要回答自己有什么长处,有什么决心,而是从气候峰会的内容入手,从代表团的需求入手,讲述自己可以带来的“新东西”,最终成功以会议观察员和成都商报特约记者的身份,拿到了哥本哈根的入场券。

机会要创造,不要等待,你要了解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也要学会换角度看问题——你会发现有时候创造机会更简单。”

 

 分享主义者:与更多人同行

“克林顿的‘手感’怎么样?!”几乎成了文静2011年被询问次数最多的问题。 

在大家看来,文静又拿到了金灿灿的“橄榄枝”——她入选激励社会创业领导者项目

 

(ECSEL),并成为克林顿全球倡导会议(CGI U)全球50名与会代表之一,应邀与克林顿共进午餐,探讨青年发展议题。可大多数人不知道的是,早在一年多以前,文静就和ECSEL有了联系。

文静第一次看到ECSEL,这个提供4000美金奖学金扶持华人青年运用创新盈利的商业途径、解决社会和环境问题的项目,已留校实习的她,欣然写邮件给项目方,表示自己愿意帮助其推广,让更多人了解它。对方的回复却意外是一个邀请函“我们感觉你是一个很合适的申请者”,文静很快以一封很长的英文邮件答复了回去。她说,自己在项目开展前将毕业,不符合在校大学生的申请条件,但她仍然愿意帮忙推广,并建议取消身份限制。再次收到回复是一年之后,对方采纳了文静的建议,取消了在校生限制,并再次向文静提出了邀请,直接附上了项目总监的联系方式。或许更“聪明”的人会在得知自己不符合要求后忽略这条消息,或者在收到意外邀请后欣然点头,可文静却十分耿直和坦诚,坚持扮演好一个搭桥的“分享者”。

“我当时确实不符合条件,但是我觉得,一个信息对你没有用,并不代表这个信息本身是没有用的,如果你能够把这个信息分享到对他有用的人手中,那么其实是发挥了这个信息最大的价值。”

 

2009年,文静作为中国青年代表在哥本哈根参加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

 

十年过去了,中国青年走出去的队伍越来越壮大,文静也把分享的艺术发挥到了极致。在学校里,她为学生们带来第一手的业内消息,又把学生的疑惑和需求带出去“请教”,还组建了西部地区首个“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学生社团。

“如果你长期这样做一个分享主义者,你会成为人际关系网络当中一个非常活跃的节点,到最后,你的朋友也会把相关的东西分享给你,慢慢地你就会成为一个资源和人脉的聚集处。”

而支撑她不断提供“分享资源”的,也恰恰是不断认识“新的人”——当她想要认识某个人时,便会把它列为最刻不容缓的一等要事。

她记得自己本科考研失利,总结教训后,开始疯狂和朋友打听,“你觉得你朋友圈当中谁是大牛?谁是比较有想法和有特点的人?谁是你想推荐给我认识的人?”文静的朋友圈就像滚雪球一样迅速膨胀起来,囊括了本校外校,本科和研究生,留学的工作的。她一个接一个去聊人生规划,才能很快确定目标:一年修完两年半的课程,出国交换外加游学。

有一次,她在下班回家的地铁上看到黄泓翔“哥大毕业生去非洲做象牙走私卧底”的故事,就立刻想要认识他。于是在那篇微信公号文章中寻找线索,想到这样“另类”的中国青年应该是校友中的“风云人物”,因此脑中迅速拟定通过哥大校友网络寻找黄泓翔的计划。通过万能朋友圈,文静想起曾看到一位朋友出差纽约,和一位入读哥大的朋友合影,因此发信息给这位朋友的朋友,请他帮忙,辗转多次终于在第二天拿到了黄泓翔的微信。

她关注到离开麦肯锡成为盖茨基金会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的李一诺发布“寻找十个伙伴工作一年”的消息,便申请成为一诺的“Fellow”。在李一诺的启发下,她开始“以输出带输入”,在教育部中国大学生在线网站开设人物访谈专栏,坚持写作,并开始打造一个线上分享栏目“Fellow人物志”,把“分享”做得更大、更通畅。

 

 一批更早“走出去”的人

2009年8月,格莱珉银行创始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穆罕穆德·尤努斯来了,欧美学生们追星一般激动,有的甚至站在桌子上,而人群中唯一一个亚洲面孔,却吸引了尤努斯的注意。9年前,在这样的项目和领域中,中国面孔非常少见。尤努斯问文静从哪里来,简单对话后,他说“我知道你们那里刚刚经历了一场大地震。”而在哥本哈根的两周里,她则有机会和各国青年以一种前所未有的视角观察世界,也发现了相较于欧美青年,中国青年在国际事务和发展领域还远远不够活跃。 

2009年文静在联合国气候变化峰会会场

 

峰会期间,中国官方代表团特意为COP15中国青年代表团在中国新闻与交流中心举办了专题发布会,会后对着这群青年人说“世界需要听到中国的声音,青年怎能缺席。”

文静一直记得这句话,归来后入职母校,从事学生发展和青年成长、社会企业与公益创新等方面的工作。“其实所有高校都存在优秀的青年人,他们欠缺的不完全是能力,而更多的是机会和信息。”而她就想要去做青年和世界的桥梁。

2018年3月,文静在教工食堂和同事聊天,同事说起教育部大力支持大学生进入国际组织实习,而学生们却普遍对国际组织一知半解。文静想起9年前参加气候峰会时的情形,那时候青年走出去的形势条件远不如今天。她记得在哥本哈根青年旅舍的地下室,最后一个凌晨,她说想要写一本关于大家故事的书——而现在,终于是时候了。
“滚雪球”式认识新朋友,再一次在文静的身上上演,她通过朋友介绍、“混”入相关群聊、搜索新闻报道等各种方式,3个月时间,认识了78个新朋友,涵盖了不同的国际组织和发展领域。在这78个朋友里,她甚至惊喜地遇到了曾在哥本哈根峰会上碰到的中国青年,“十年后还能因为同样的事情重逢,这说明大家都没变,还在做这件事!”2018年12月,国内第一本关于青年走进国际组织的畅销书《视界之外:中国青年看世界》即将出版发售。“这个事情之所以能够做成,并不是说我自己多了不起,而是这个事本身,得到了大家的认可。”文静很喜欢李一诺说的一段话:“人的一生中找到对的事情比追求个人成功更加重要。因为,当你去做一件对的事情时,会有很多的人来帮助你,你只需要将自己打磨成做这个事情最合适的“工具”,那么,当这件事情做成时,你个人也许就已经成功了。”

 

 “事业型”宝妈:保持终身学习的秘诀

面试管理学博士的时候,文静已接近预产期,挺着大肚子的她回答了面试官的不解:“我希望我的宝宝知道,妈妈曾经追求她的梦想,没有用任何借口说服自己放弃。我希望我们不用‘教育’孩子去学习,因为我和他爸爸就一直在学习。”文静的老公是她的小学同桌,这对“青梅竹马”7岁相识,曾经是“死党”。恋爱的时候他在格鲁吉亚,怀孕的时候他在尼日尔,而两人日常的讨论常常离不开“世界话题”——格鲁吉亚的政治局势,尼日尔的疟疾预防,埃塞俄比亚的华人生活日常,就像小时候讨论算术作业,大学时候讨论人生计划一样,保持着一种能让对方变得更好的交流。当另一半在非洲忙于修高铁、建变电站,在大学工作的“宝妈”文静却开始忧虑自己陷入“温水煮青蛙”的安逸。2017年,比尔·盖茨访华的前一天,文静与忙碌的李一诺在北京匆匆相见,她迫不及待地请教:“如何保持终身学习?”李一诺回答:“输出带输入吧!不断输出,就能不断去学习。”这正是文静的栏目“Fellow人物志”的聚焦点——家庭、职场和终身学习。

而事实证明,文静的担忧是多余的,“爱折腾”的她永远不可能闲下来。除了Fellow人物志,她还参与了SheUp她力量的活动组织和“成都新女性”公众号的管理,讲述为城市带来改变的女性故事,助力青年成长和公益创新。

 

文静在SheUp她力量的活动分享现场

 

很多人奇怪她有这么多“事业”要忙,如何能做一个称职的妈妈——“成为妈妈”在当代女强人的眼中,除了幸福也意味着负担。可文静却非常“享受”在事业和家庭中寻找平衡的过程——她更喜欢称之为“融合”。

她为儿子请了一位美国女生做家庭教师,让儿子在玩耍中接触英语,几乎每个周末她都会陪着孩子出门,平日里观察孩子玩耍,记录孩子的成长,朋友圈的分享表现着一个典型的“宝妈”特点。而除此之外,她仍会挤出时间来阅读,分享近日读物的内容和感悟,与儿子的故事并不分伯仲。

文静有一套自己的育儿观,“父母除了是起跑线,还可能是天花板,一个母亲如果她自己的格局可以很大,她的孩子也可能看得更远。”2018年的暑假,她来到肯尼亚和坦桑尼亚,在桑吉巴尔岛和世界各地的志愿者一起照料海龟,这之后,她将解锁第39个国家——明年她想要去南美,后年她36岁,想在本命年登上南极大陆。 

2018年文静在坦桑尼亚海龟保护中心

 

“我希望每年至少要去一到两个国家,因为有两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所以我觉得我肯定活不了那么多年,希望能够在有生之年尽可能多去走走看看不同的地方,不同的人,去探索一下这个世界的神奇之处。”

 

文 | 雨浓

编辑 | 思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