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要的第三方:中国海外企业与民间组织的互动

在国际社会,许多大企业会通过与民间机构的合作来实践他们的企业社会责任。这种现象是国际企业摸索了多年的结果:首先,企业尽管在自身商业业务方面有经验也有人才,在企业社会责任涉及的相关领域如扶贫,医疗,环保等上面则往往缺乏合适的专业团队,也没有去为此专门设置团队的道理;其次,民间组织尤其是有品牌的民间组织因为其性质带来的天然公信度,是让企业在国际及当地树立良好形象的重要砝码;最后,民间组织在当地的资源网络与渗透能力往往能够给企业带来许多促进其商业目的的收获。

今天,随着中国企业走向海外如非洲和拉丁美洲,他们也在尝试摸索与民间组织的互动,但是因为一些客观条件的存在和主观经验的不足,这种摸索还在初级阶段。

首先,中国海外企业与国际及当地民间组织因为彼此间了解与沟通的匮乏,往往难以形成特别好的合作,甚至会形成许多冲突或者畸形的合作。2012年在厄瓜多尔,笔者经历过这样的案例:当时中国某国企正在当地准备开发该国第一个大型露天铜矿,这引起了许多环境组织和土著人组织的担忧——毕竟厄瓜多尔曾经有过惨痛的跨国公司环境灾难。根据笔者对相关民间组织的采访,许多其中人士在最开始其实并没有特别敌视相关的中国公司,而是将主要责任归咎于厄瓜多尔的中央政府。但是,作为推动改变努力的一部分,当这些民间组织尝试去接触相关中国企业时,中国企业人员因为对“NGO”(民间组织)的陌生感和由陌生感而生的敌意,并没有很好地回应这些对话诉求。最后,当地民间组织只好选择了联合起来冲击当地中国大使馆的方式来希望引起中方的注意。结果,中国企业更加害怕和敌视这样“民间组织”的存在,更加不愿意去对话。

其实,通过和当地民间组织的充分沟通,笔者理解到在他们眼里争取权益,抗议,游行其实并不是什么“动乱”,而是当地民主社会的正常现象。而且,因为习惯于这种社会互动的模式,他们也并不会轻易产生极端的情绪与行为。当时,厄瓜多尔爆发了反矿大游行。针对这个游行,当地中国公司人员纷纷告诉彼此要小心要躲起来,仿佛这是一次很可怕的暴力事件。然而,笔者当时去了游行的现场,作为一个中国人,并没有受到任何的肢体或语言敌意。可见,中国海外企业与国际民间组织之间存在着很多的误解,其合作较难实现。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海外企业有时候还是会和国际民间组织合作,但是其方式却常常不甚理想:

在非洲的一家中国通讯公司曾经希望做一些野生动物保护方面的努力,以建立自己在当地的形象。为了这么做,他们寻找相关国际组织合作。然而,因为对国际野保领域的不了解,他们只能是找到当地合作公司有私人关联的民间组织,而不是在比较中找出最合适的合作对象。在具体操作方式上,他们也采取了较为传统而宣传效果不佳的捐赠仪式,而并没有采用广泛存在的,更加能打动当地人的做法。

还有更极端的情况下,个别中国海外企业会用金钱收买当地一些民间组织的领袖,再利用他们去对付不喜欢他们的社区,这就更加扭曲了正常的企业与民间组织互动的模式。

那么,为什么中国海外企业不与中国的民间组织合作呢?其原因在于,中国的民间组织还没有走出去。

中国的民间组织里是有人尝试走出去的,最积极的犹如扶贫基金会与国际扶贫中心,但是有这样资本和意愿的中国民间组织本来就在少数,其走出去的实践中也会遇到许多困难,比方说,缺少对海外的了解以及执行海外项目过高的行政成本。

笔者曾经与相关组织人士讨论过,对方也表示了其无奈:企业希望他们很熟悉海外,但是不愿意给他们足够的钱让他们去实践及学习如何更好做海外项目。另一方面,没有这样的学习成本和机会,这样的民间组织又如何去熟悉海外,熟悉如何做海外企业社会责任项目呢?企业嫌中国本土民间组织不懂海外且来回飞要价太高,民间组织则嫌企业不愿意支付其足够的成本。这样,双方的合作便总是在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矛盾中拖延乃至无果而终。

那么,立足于海外如非洲的中国民间组织呢?很遗憾,在笔者过去数年的调研中,笔者看到这样的机构几乎不存在——仅有的,是中国的商会等组织。很明显,商会虽然是非政府组织,其性质,结构,成员,模式,功能,都不能满足我们说的“民间组织”要求。

无论是美国还是欧洲,都有许多由他们国民在非洲,拉丁美洲建立的民间组织,他们的国家延伸和商业扩展也依托着他们来实行。那么,为什么中国缺少在非洲等地的自己的民间组织呢?

笔者认为,起步艰难是最主要问题:一是缺钱,二是缺人。资金方面,如果没有国内的根基,想在非洲新创立NGO很缺乏资金来源,也不容易接到一些相关的项目来维持自我运转:如中国企业的海外CSR项目,如中国投资问题相关的研究,因为相关机构没有来找这样机构的习惯,他们更加习惯于从国内寻找合作伙伴;另一方面,在非洲的中国人目前多以赚钱为单一目标,比较少有理解民间组织,想创立民间组织的人。就算有中国人想在海外自己做民间组织,他们也不像在国内一样能够容易找到志同道合的伙伴。

在这种情况下,为了中国海外企业有很好的第三方企业社会责任伙伴,其实需要中国在海外民间组织与中国本土民间组织,国际民间组织的三方合作:中国本土民间组织可以带来企业与政府的信任与相应项目,国际民间组织可以更好地沟通当地与国际各方,而中国人在海外的民间组织,则是非常关键的连接海外与中国,连接在海外的中国人与外国社区的桥梁。

 

文/黄泓翔(曾在拉美,非洲多国调研中国海外投资,中国在非洲第一家关注中非关系的社会企业“中南屋”的发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