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 | 萨满、死藤水与艺术:在幻象中沟通自然万物

萨满、死藤水与艺术:在幻象中沟通自然万物

死藤水不只是原住民的文化传统,更是他们和自然万物沟通的媒介。

文 | 姚梦晓,图 | 姚梦晓、资料

 

“传说有一个男人梦见了一个神秘的女人,她的脸上绘满了美丽的纹样。他不知道她来自哪里,醒来后决心要找到她,最后终于如愿并把她带回部落。此后他的族人便开始学习绘制她脸上的纹样,并把图案一代代地传下来。”Dahlia向我介绍了亚马逊雨林里的一种神秘图样。Dahlia是秘鲁亚马逊Shipibo-Konibo部落(以下简称S-K)的原住民,1990年来到利马成为手工艺创作者。

S-K部落是生活在亚马逊乌卡亚利河流附近的印第安土著。目前大约有400万土著生活在秘鲁,组成约55个部落。和S-K人一样,这些原始部落在现代文明未侵袭前一直生活在雨林里,过着狩猎采摘生活。

虽然越来越多的原住民前往利马这样的大城市定居,那些独属于原住民的传统文化和艺术依旧有着强大生命力。例如,S-K人就很擅长把他们的萨满信仰表达在手工艺品中,这些如迷宫般错杂的几何纹理,在他们的身体、衣服、布料、陶器、织物和工具上随处可见。

Dahlia向我们展示了她的手工布料——纹理由Huito这种天然浆果的颜料绘制。

这些几何纹理被称为kené。S-K人相信,世界是在一条叫Robin的巨大的绿森蚺不停振动时创造的,它身上的条纹就是振动的频谱。在这种神秘振动中,万物得以转换并维持平衡。

 

▲S-K人的“视觉音乐”

     这些宗教信仰和艺术观源于他们饮用死藤水的传统。死藤水因其所带来的无限迷人的幻象,被认为是亚马逊原住民的文化之源。

 

死藤水:亚马逊神秘绘画背后的源头

死藤水(Ayahuasca)是一种深棕色带苦味的饮料,常见于亚马逊流域热带雨林,在克丘亚语中的意思是“灵魂的葡萄酒”。据传说早在新石器时代,人们就有饮用死藤水的习俗。

死藤水由卡皮木和死藤等植物煎熬而成。通常来说,只有部落医师萨满才懂得制备死藤水的配方,且在各个部落里具体配方都有所不同。它作为药物,可以被用作催吐剂和泻药,有清洁身体的功效;因其含有化学元素二甲基色胺,会导致幻觉产生,也在亚马逊原住部落仪式中被用作宗教致幻剂。

在亚马逊一带,饮用死藤水时需要部落萨满举行特定的仪式。萨满会在仪式中唱歌、舞蹈、击鼓,来控制这种幻觉体验的节奏和强度。一般人服用死藤水大约为一次15毫升,萨满会根据饮用者的体质适量调整剂量。

在仪式中,人们在喝下死藤水后通常会呕吐或腹泻,产生一系列生理反应,在身体被清空后才开始产生幻觉。整个过程一般持续三到四小时。

 

   ▲死藤水粉末

     在临近亚马逊雨林的伊基多斯,我在贝伦水上市场一个充斥着药酒、蛇毒和各种不知名草药的店铺里,也找到了传说中的死藤水粉末,不少伊基多斯人会来购买这种塑料包装的棕黄色粉末,还有盒装的深黑色死藤水药膏,触感粘稠如中药,和死藤水粉末一样也是冲水后服用。

作为亚马逊部落的神圣饮料,饮用者被告知需要对死藤水抱有尊敬之心。因此它也伴随着一些禁忌,例如在饮用前的一周,不能饮酒、行房、吃肉。而萨满的指导也至关重要——亚马逊当地向导告诉我,几年前曾有一个欧洲游客来到伊基多斯体验死藤水仪式,但他的萨满因为没有经验,配给了他过量的死藤水,导致仪式失去了控制,而游客也在幻觉驱使下挥刀自杀了。

 

服用死藤水带来的体验

死藤水的功效在西方学术界也引起过广泛探讨。Benny Shanon作为希伯来大学认知心理学教授,多年来专注于研究死藤水的功效。他曾提出过著名的宗教致幻假说,即死藤水直接影响了宗教。例如,他说摩西正是在死藤水的幻觉中接收到了上帝的十诫。

死藤水作为一种强效致幻剂在西方国家广为流传,吸引了不少着迷于迷幻剂等小众文化的游客前来体验。对于大多数外国人而言,这依旧是一个陌生而神秘的名词。但在亚马逊当地,饮用死藤水是非常普遍的现象。

在我们乘坐木筏缓缓横渡亚马逊河时,向导Gumer,一个生于1988年的印第安原住民向我讲述了他服用死藤水的三次经历:

“我十四岁那年,有段时间因为持续的疲乏无力,我的祖父,也是一个萨满,给我喝了死藤水。我没产生任何生理反应,甚至没有晕眩。祖父告诉我,这是因为我的身体非常强壮。神奇的是,第二天,我感觉好多了。”

但据Gumer说,通常一个人需要经过数次饮用才能真正体验到死藤水的效果。他在18岁那年第二次饮用死藤水后终于看到了幻象:“喝下药水后,我先呕吐了起来,随后幻觉变得十分强烈,我甚至无法睁开眼睛。许多生物围绕着我。在门外,蛇群、猴子、美洲虎正在围绕屋子盘旋,十分祥和喜悦。我走进了一间酒吧,看见几位长着两张脸的蛇身侍女站在窗外的一棵苹果树下。”

死藤水产生的幻象包括儿时的回忆,河流、树木、星空等自然景观,几何图案,历史、神话场景等等。在死藤水作用下,这些图像都有着脱离现实的美感,如同离奇的后现代艺术作品。那些梦中都不曾见过的景象会如潮水般淹没你的意识,甚至让你不再意识到时间的流逝。

死藤水不仅提供幻象,更给一些人带来启示,帮助人们洞见他们深层次的困扰。当地一位萨满告诉我,死藤水可以作为一种精神药物来使用,帮助患者重新感受“和世界的连接”。有一些人甚至在死藤水帮助下找到了失物,或预见了未来——Gumer说自己四年前在第三次服用死藤水时,就曾在萨满帮助下通过幻象找到了他丢失的木筏。

死藤水的体验成为艺术家的创作灵感

“那神圣的溪流淌过了峡谷和树林,于是到达了深不可测的洞门,在喧嚣中沉入了没有生命的海洋,从那喧嚣中忽必烈汗远远的听到,祖先的喊声蔓延着战争的凶残。”1797年夏天,柯勒律治在吸食鸦片后梦见了东方的瑰丽景象,挥笔写下英国浪漫主义文学史上著名的诗歌《忽必烈汗》。

一些亚马逊原住民同样把死藤水带来的幻象作为一种艺术灵感。

▲秘鲁萨满Pablo Amaringo是世界上最著名的死藤水萨满画家,
17岁的一次重病后他开始投身萨满工作,而后开始了死藤水艺术创作。
在画作享誉全球后,他开办了一所艺术学校传授这种绘画艺术。
在他笔下,蛇、美洲虎、星空、外星人和宇宙飞船完美的交汇,就如同一个超验世界。

     在利马我拜访了另一位名叫Sadith Silvano的S-K艺术家。她今年30岁,9岁时来到利马进行手工艺品和人体彩绘创作。她的刺绣艺术的主要图像元素是多边形和十字架。Sadith告诉我,它们象征着“南十字星座将宇宙分为四个象限”。

这些纹样不仅仅是一种装饰,也是S-K人眼中宇宙的基本元素单位。而同样频繁出现在S-K人刺绣作品中的符号也包括叶片、眼睛、蛇和河流。Sadith说叶片象征死藤叶,眼睛是能帮她看见纯精神景观的“第三只眼”,蛇象征创世神Robin,河流则是蜿蜒秀丽的亚马逊河,其中蛇和河流互为对彼此的隐喻。

▲Sadith的刺绣作品

     “我们族人可以通过图案来聆听萨满之歌,或通过萨满歌声绘制图案。我们每个人也有独属于自己的灵魂动物和纹样;在一次死藤水仪式中我意识到我的灵魂动物是绿森蚺,于是我便一再在刺绣中编织这种纹样。”

Sadith在我脖子上用青黑色的颜料绘制了S-K族的纹饰,代表水和火。这些可擦洗的纹身只会留存十五天。他们族人认为在身上绘制这些图案能带来庇护和祝福。

▲“生命树”、“力量”、“风与火”、“守护”

     Javier是居住在Puerto Liberated丛林部落中的男画家,今年25岁,有11年绘画经验。他说他喝过两次死藤水,而幻象给予了他无数创作灵感和素材。下面两张就是他的作品。

▲蛇象征邪恶的灵魂,美洲虎象征光明的庇护。画面主体呈现一种宇宙间不同力量的平衡

▲“爱情”。粉海豚、萤火虫和lilipad(当地的巨形莲花)是和谐的象征

     Puerto Miguel部落的另一位萨满死藤水画家Cacilia今年40岁,在当地非常有名。她通过网站和facebook出售画作,也开办艺术学校。今年2月,她的一些作品将在法国展出。

只有那些最优秀的萨满才可以如此高强度地使用死藤水,并以此创作,Cacilia正是其中之一。她告诉我,她在18岁时第一次饮用死藤水,随后便成了萨满,现在每隔一两天就会服用一次死藤水。对她而言,绘画创作帮助她把这些她所见的景象传递给更多人。她说在死藤水帮助下,她和树木、动物、每个村庄中的灵魂交流,并同步感受到他们的悲喜和消逝。她不仅自己绘画,也通过死藤水帮助治疗学生的内心。“死藤水能帮助你释放情绪并拓展内在世界,”她说。在艺术创作和心灵治疗的过程里,她感受到了作为萨满的天职所在。


跟随亚马逊雨林一起消失的文化

死藤水不只是原住民的文化传统,更是他们和自然万物沟通的媒介。几十年来,越来越多的西方游客前来亚马逊丛林体验死藤水和萨满仪式,这个神秘的原住民传统也在商业浪潮下面临了一系列危机。

     首先是传统部落所崇拜的植物得不到应有的保护和尊重。随着旅游业的持续增长,不少企业看中死藤水的商业价值,通过原住民,将死藤水原料和粉末经由网络贩卖到世界各地,使死藤这种稀有藤蔓越来越少,价格暴涨数倍。

由萨满主持的正统死藤水仪式也渐渐没落了。向导Louis告诉我,因为慕名而来体验死藤水的游客太多,很多品行不端或没有足够专业知识的萨满会用劣质的其他药物代替死藤水,或者是错误地举行仪式,导致现场失控,甚至伤害到游客。

为了延续这种传奇的文化,我们也许应该寻找一种更好的模式,去学习了解和保存它。

关键词 | 萨满 死藤水 原住民文化 秘鲁
文章首发于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