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肯尼亚到麦肯锡再到“海上钢琴家”:一个95后女孩的自由之旅

Updated: Dec 20, 2021



我思念你,就像白雪皑皑思念着北方,夏至未至思念着海洋。

我思念你,就像夏季太阳思念着地球的芬芳,冬季月亮思念着宇宙的星光。

我思念你,思念已逝去的时光,像流水潺潺,永不复年少轻狂。

我思念你,思念非洲的热土,人生旅途的第二个故乡。

——Kristin


“当然要趁年轻多出去走走,活得更潇洒些啊。”Kristin与我通话的时候在厦门,正在考取她的国家海员证。考取海员证之后,她将在国际豪华游轮上工作。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也许醒来就到了一个新的国家”。


Kristin今年七月份刚从上海大学读完商科本科,原本计划立即出国读硕士,然而Kristin最后选择了如今国际上非常流行的“间隔年”,打算在深造之前看看世界。“为什么想要环游世界?因为很酷啊。”Kristin会很甜美地笑,如果你在上海的文艺咖啡厅见到她,可能不会猜到她走过什么样的国家。


肯尼亚做调研:震惊与感动并行


尽管之前就去过美国日本韩国等发达国家,在2016年大三暑假,肯尼亚对于Kristin来说可能是“走出去”之旅的转折。当时,Kristin认识了一位耶鲁大学非洲专业的前辈,听他说了不少有关非洲的事情,当时就被这片神秘的土地所吸引,之后前辈向她提议:“那你要不要自己去看看?”。“我本身也是比较爱冒险爱尝试新鲜事物这样的性格,所以也就想要真的去尝试一下。”Kristin回忆。


由于自己的生日是世界艾滋病日,用她的话“感觉是冥冥之中的肩上使命”般,Kristin从小就对疾病健康方面有着特别的关注,同时也有亲朋好友在国内外医疗行业工作,因而对医疗卫生领域极度感兴趣的Kristin通过中南屋平台来到肯尼亚,进行了医疗卫生课题的调研。非洲在许多国人眼中都是“极危之地”,疾病、战乱、抢劫等,然而,这是否是真相?若果真如此,那么今天中国相对发达的医疗技术与产品,能否给非洲带来一些帮助呢?


带着这样的思考,Kristin采访了大量的相关人士,包括肯尼亚当地政府人员、肯尼亚本土居民、在非洲进行援助的中国医生、肯尼亚各大医院(公立医院和私立医院,他们的差别非常大)医务人员、国际NGO人士、贫民窟居民和与肯尼亚医疗行业相关的中国企业等。Kristin根据采访内容,写就了一篇英文文章在国际中非关系领域的权威平台上成功发表。


“顾虑的话肯定有,但是咨询了很多人之后,觉得可能没有想象中可怕。”Kristin前往肯尼亚之前,对非洲确实是不了解的,但是她做了很多的功课,在网上、论坛上看很多资料,还有线下咨询去过非洲的有经验的人。在肯尼亚时,出于安全考虑,她一般安排在白天出门采访调研,晚上则整理资料、预约采访对象。她觉得,只要足够了解当地,做足准备,那么风险其实是可控的。



贫民窟之行是Kristin印象最深刻的肯尼亚记忆。她说,从类似这样的经历中,她收获了“知足”“善良”“帮助”这三个关键词。她回忆,当时在马萨雷,也就是肯尼亚第二大贫民窟,有一个小学,特别小。整个学校都是在脏兮兮的环境中,一共就两个班,大一点的孩子一个班,小一点的孩子一个班。他们的教室在一个两层小楼里,那个楼看起来很破很不结实的样子,一楼还有住人,二楼才是他们的教室。采访时,那个学校的校长跟她说,他们的条件真的太差了,就靠两个老师在硬撑着。然后指着远处一群在玩的小孩说,别看这些孩子玩的无忧无虑,马萨雷里面的孩子有三分之一都有艾滋病,很多出生就有。他们大多数都没有保护意识,有的甚至得了艾滋病却不知道艾滋病是什么,再加上生活环境太差,玩的一群孩子也许哪一天就少了一个。


“然后我就看着这群在玩的孩子,我不知道是他们还太小不懂还是已经习惯麻木了,想着想着眼泪就自己掉下来了。”那是Kristin第一次见到生活境遇与自己如此不同的人。“我特别后悔忘记把大白兔奶糖带过来分给孩子们,我从中国带了很多大白兔奶糖过来,想要分给他们,想着哪怕能带给他们一点点的甜蜜也好。不过那天是第一天到非洲,过于匆忙,竟然忘记带在身上。所以特别难过。”


麦肯锡项目:见证龙狮共舞


“肯尼亚给我留下了非洲情结,我知道我是要回来的。”Kristin说。在肯尼亚之旅后不久,刚好国际顶级咨询公司麦肯锡在招募中国调研专员赴非洲数个国家进行调研,了解中国企业在非洲的现状、机遇与挑战。尽管还是本科生,Kristin成功申请到了这样一份短期工作。


“他们问了很多我肯尼亚经历的问题。”Kristin回忆。作为调研小组中年纪最小的一位成员,她看到同事们有的已经工作了不少年头,他们来自不同的学校,有清华大学,浙江大学,厦门大学,武汉大学等,但Kristin发现,调研专员们的共通点是都有非洲的相关经历。


肯尼亚的调研项目,为她奠定了扎实的基础。最开始,Kristin是被麦肯锡派遣到尼日利亚调研小组的。“如果说肯尼亚的难易程度还好的话,那么尼日利亚就比较困难了。”在Kristin犹豫是否要去尼日利亚的时候,一位前辈告诉了她这句话。非洲有54个国家,差异性非常之大,其中有很多国家其实比较发达,也还比较安全,比如肯尼亚,但是也有些国家如尼日利亚,治安及卫生条件可能都不是很好,Kristin要去的拉各斯更是被称为犯罪之都。然而,这些都未能阻挡Kristin对于去尼日利亚考虑良久的决心。


她做了很多功课,已经处于准备签证的阶段。然而,在她准备提交签证材料的前一天,突如其来的莱恩事件改变了一切。当时,尼日利亚自己国家的军队误炸了平民,导致100多人伤亡,震惊了联合国,当然也震惊了Kristin。虽然发生的地区离Kristin要去的地方还有些距离,但当她的家人和朋友们知道这个事件之后则坚决反对此次行程。那时恰逢过年,她考虑了很多,最终决定放弃这个机会。“家人是只在乎孩子安全的,他们不在乎我是不是要做出什么成就,所以当我把放弃这个机会的消息告诉家人的时候,他们开心地开了香槟庆祝,也是很有意思了。”Kristin回忆时哭笑不得。


不过,就好像上帝感受到了Kristin对非洲的渴望,虽然关上了去尼日利亚的大门,却打开了另一扇窗——南非。南非调研小组突然空出的一个名额让Kristin又获得了被派遣南非的机会,“我太喜欢南非了!”Kristin提到南非时的语气里充满了喜悦。那是2017年的二三月份。“不得不说南非的总体情况确实会好很多,我们晚上是会出门的,当然还是要注意安全。不过我发现,在南非的华人其实生活圈比较固定,因为过去发生过的安全事故太多,所以他们会小心挑选去的场所,为了长期的安全这样确实是必要的。不过对于第一次来到南非的我和同事们来说,一切都充满了新鲜感,于是会到处探险。有一次我们去参加约翰内斯堡市中心中央商务区(简称CBD,约翰内斯堡的CBD已没有早年的繁华,已没落,犯罪率很高)每周一次的美食集市,那个集市其实是特别热闹的,人很多,他们来自各个国家,但是却完全看不到中国人,所以当时我们走到哪里都会被盯着看,也是蛮有意思的。”


Kristin说,肯尼亚学到的调研技巧在南非又得到了更好的磨练,让她的调研工作很顺利,南非之旅让她结交了很多至今仍然联系的朋友,她对非洲的热爱更深了。而她的名字,也被镌刻在麦肯锡的《龙狮共舞:中非经济合作现状如何,未来又将如何发展》报告之中。



“海上钢琴家”?希望变成更好的自己再走进校园


“发现自己还蛮享受这种走出去长见识的感觉。之后还是会继续读书,想读国际关系,但现在,我打算停下来,以工作的身份走出去,看看世界,长长本事。然后以更好的状态回到校园,迎接更好的未来。”2016年下旬,本来计划申请学校的Kristin决定要间隔年。


凭借着她的非洲历练,麦肯锡工作履历等,Kristin其实已经可以申请到很好的学校——包括她的梦想学校,哥伦比亚大学和耶鲁大学。这并不是一时冲动,更不是放弃学习。相反,见到了更大的世界,见到了许多有趣的人之后,Kristin意识到了,其实,积累更多的社会经验再回到校园,可能才能够更充分地运用好校园里的资源,将校园里的光阴价值最大化。


“告诉父母的时候,父母最开始都是很反对的。”Kristin还记得自己告诉父母时的暴风雨。然而,她并不是在自己还没想清楚的情况下就跟父母沟通的。“很多人有着间隔年的想法,家人反对或是其他原因,最后没有实施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可能是并没有具体安排好间隔年里到底干什么。去哪儿,做什么,怎么做,做多久,计划的可行性,能收获什么等等,这些都是要仔细考虑清楚的。” Kristin从大三开始有间隔年的想法时,就一直在思考留意一些海内外项目,当选定项目时,再具体了解,进行明确的规划。当和家人沟通时,Kristin会很有底气地拿出自己详细的间隔年规划,而不是直接和家人说“我暂时不读书了,我想间隔年。”“家人最后同意了我的计划。”Kristin笑。


“千挑万选,最后我选择了一份在我看来与众不同的工作。”Kristin讲道,“我喜欢切换不同的身份以保持生活的新鲜与热情。这一次我选择了一份具有特殊工作地点和形式的工作——海上拍卖官。这是一家美国公司。”于是,2017年的盛夏过后,Kristin到香港参加公司在亚洲区的培训,现在又来到厦门培训,之后会再去美国迈阿密培训,很快便会在游轮上开启不同的生活模式。就像她很喜欢的一部电影《海上钢琴师》里蒂姆·罗斯(Tim Roth)饰演的1900那样,在豪华游轮上工作。“但我绝对会下船的啦。”Kristin笑着说,“我选择游轮工作很大一部分还因为这份工作可以带我环游世界,到处走走,也许醒来就会处于一个新的国家。同时在邮轮上也会认识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我相信这份工作会让我学到很多,所以还是蛮期待的。”


当问到Kristin硕士读完后计划做什么工作时,她这样回答:“想法目前是有的。但是未来充满了变数,我不敢再说‘我以后一定要怎样怎样’这种话,因为随着我见识的变化想法也会改变。就好像我大一大二时候想要去四大(普华永道,毕马威,安永,德勤)或者市场营销行业工作,有这些想法是因为那个时候思想被限制在这些类别工作的框架里,见识还是比较局限的。但随着成长,我慢慢发现,原来这个世界有这么多别的选择。很多东西需要亲自尝试才会知道自己到底喜不喜欢,大学里我也在探索自己到底想做什么,做过不少不同行业的实习,那么多出去走走的话,我就会越来越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不同时期看《哈姆雷特》都会有不同的感悟,我对于未来的想法也是一样。”


“成长这两个字看起来简单,却是自己走过才能体会到的。”她回忆起非洲熬夜调研的日子,十分感慨。“去非洲是否后悔?当然不后悔啊,现在妥妥的是非洲小迷妹一枚,我的大学室友们还给我取了个外号,叫‘非洲之花’哈哈。甚至现在遇到去过非洲的人,都会首先对他好感度倍增呢哈哈。”Kristin的笑还是那么阳光。


*本文内容仅为信息表达之用,文中所发表的个人观点均不代表中南屋立场,仅供读者一般参考,文中内容不代表任何政治立场、也并非针对任何个人或团体的个别或特定情况而提供,任何人士不应在没有详细考虑相关的情况及获取适当的专业意见下依据所载内容行事,否则后果自负。如需转载或引用文中任何内容的,请私信沟通授权事宜。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使用该等文章中的任何内容,含图片、影像等视听资料。如您有意就相关议题进一步交流或探讨,欢迎与我们联系。

4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