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马来西亚棕榈园做“卧底”

Updated: Dec 20, 2021



我是WanLing,来自香港某大学的经济学生。虽作为商科生,但自大一起加入了ABC美好社会咨询社后,便发现自己对公益,特别是可持续相关话题有着浓厚的兴趣

我与同学共创了学校第一个环保社团,开始尝试在校园内发起一些有关环境保护的倡导与学习活动。而在这过程中,我也逐渐决定攻读海外公共管理-环境科学与政策的硕士学位,希望将来能以自己本科商业管理的一些基础,更高效地解决与环护相关的社会问题。

一次偶然的机会,在与一位毕业于哥大的前辈交流时,她聊起美国高校的公共管理硕士项目多重视培养学生的国际视野,于是向我推荐了中南屋的海外调研项目。而正好我过往的公益与环保经历多局限于国内,这个海外调研机会令我心动不已。


在得知中南屋创始人是黄泓翔老师后,我更感到热血沸腾,因为高中时就对黄老师在非洲象牙贸易中作为调查记者的事迹印象深刻。我随即联系了中南屋,期待在大学最后一个假期中开阔视野,学习专业的调研方法与技能。

在与黄老师的沟通后,我选择了“马来西亚棕榈油产业调研及可持续发展倡导”的课题,并于寒假前往马来西亚进行实地调研。


1

在马来西亚,棕榈油的可持续发展迫在眉睫


棕榈油在国际市场上有着较高的经济价值,马来西亚将棕榈视作脱贫的稻草。马来西亚是世界第二大棕榈油生产国,其棕榈油产量达到 2000 万吨,占全世界总产量的 30%左右。2018 年,马来西亚的油棕种植总面积约为580万公顷,占全国耕地的一半以上。


作为马来西亚的经济支柱,棕榈油产业为该国创造了数十亿美元的外汇收入和数十万个工作岗位。而中国是进口马来西亚棕榈油最多的国家之一。2018年,马来西亚向中国出口的棕油及棕油制品达到303万吨。


▲行驶在种植园内


然而,棕榈油产业的蓬勃发展,却是由热带雨林的破坏换来的。棕榈公司先砍伐或焚毁大片原始森林,继而改种油棕。国际林业研究中心(CIFOR)的数据显示,在2000年至2018年之间,棕榈油行业至少造成了婆罗洲139%的森林损毁,其中马来西亚部分森林损毁率甚至达46%。

毁林种植油棕影响深远。在环境方面,虽然棕榈园看似郁郁葱葱,但棕榈作为热带植物,适宜其生长的热带雨林区域涵盖了全球超80%的生物多样性,这种人为构建的单一作物林完全无法发挥森林的任何生态功能,红毛猩猩等大量野生动物濒临灭绝

而在社会方面,森林土地开发也极大影响了世世代代依赖森林生存的土著部落。例如,在马来西亚砂拉越州,油棕种植公司与当地隆德兰·卡南部落之间的冲突一直悬而未决。


▲在飞机上空俯瞰马来西亚,下面是成片的棕榈树林


随着曾经将棕榈带进马来西亚的经济体日渐发展成熟,他们开始担心环境问题,提出可持续棕榈油的倡导。如2019年3月,欧盟提出应在2030年之前,逐步淘汰棕榈油在运输燃料中的使用,以减缓森林砍伐速度。而对此,马来西亚总理Mahathir却强势反驳称,减少棕榈油使用是“不公平的” 政策,是“富人努力使穷人贫穷的例子”。


2

可持续发展的棕榈油


在实地调研中我却发现,棕榈似乎并非十恶不赦。棕榈公司利用了现代农业技术,实现了可持续种植。


我们前往了马来西亚第一大棕榈油集团Sime Darby的种植园,了解到Sime Darby在可持续上其实做出了很多努力:他们研发了“零燃林”的重复种植技术,也在促进可持续油棕种植和使用的国际非营利性倡议——RSPO可持续棕榈油圆桌论坛的倡导下,尝试促进种植园区域的可持续生态。Sime Darby专门组建居民森林救火队,成立红树林保护研究基地、野生动物保护片区,帮助附近小农提高可持续意识,也支持着凯利岛上棕榈种植园区域的土著部落Mah Meri的旅游业发展,以提高部落的收入等。


▲Sime Darby种植园采用生物防治 利用猫头鹰控制虫害

在马来西亚棕榈油局的参访,更加深了我对马来西亚棕榈“可持续”的印象:棕榈本身价值很高,是可替代燃油的可再生能源;它对马来西亚的经济民生也十分重要,其重要性从政府专门设立了以棕榈为名的棕榈油局(MPOB: Malaysian Palm Oil Board)便可见一斑。棕榈油局还设有专门的棕榈油科普展馆对公众开放。同时,马来西亚政府也承诺保证50%的森林面积,并于2013年推出了国内的可持续棕榈油认证体系(Malaysian Sustainable Palm Oil,简称MSPO)。


▲马来西亚棕榈油科普展馆展示的棕榈油产品一角




3

可持续标签仍充满挑战


然而随着调研继续,我听见了更多的声音,也发现马来西亚可持续棕榈油认证MSPO实际上存在着很多问题。我们向环保专家们了解到,MSPO现行的标准远远低于RSPO,没有“不毁林”、“不在泥炭地上种植”等指标。而MSPO在较低标准下的推行与监管几乎难以实现。国内因棕榈种植导致的毁林依旧在发生,并且仍有棕榈磨坊在非监管时间内排放污水。


▲因棕榈种植导致的毁林/网络


同时,国际认证也面临许多挑战。在婆罗洲保护行动的创始人看来,Sime Darby公司的可持续棕榈种植并非真正的可持续环境。所谓的红树林研究基地和野生动物保护区并不能起到真正保护野生动植物的作用。在与益丰国际、RSPO负责人的访谈中我了解到,RSPO作为国际认证,并非强制性,且RSPO存在多种类型的认证,给消费者带来了一定的理解困难。丰益国际是RSPO的资深会员,但该公司只有约10%的棕榈油产品经过了RSPO认证,进而出口到了高要求的欧盟市场,但其出口中国的棕榈油则全部没有经过RSPO的认证。

因此,马来西亚棕榈油产业在日益可持续发展的同时,也面临着挑战。而真正实现棕榈油产业的可持续发展,不能仅依赖生产端的努力,还需要终端消费市场意识的提升来推动全产业链的变革。


4

是调研,更是成长之旅


这次调研让我深入了解了马来西亚棕榈油行业可持续发展的现状,也给我带来了许多个人成长与收获。


首先,马来西亚之行不仅提升了我的调研能力,更让我习得了与人沟通、观测世界之道。在指导老师的不断鼓励下,我一再走出舒适区,尝试着与不同背景的陌生人交流。在一次次试错实践中,老师及时给予我反馈,让我认识到如何才能更有效地了解他人,获取重要的信息。如此练习下,个人的学习成长的速度让我感到惊喜,两天后的我已经对提问驾轻就熟,能够独立高效且愉快地与带着不同利益、来自不同立场的对象完成访谈。


▲在马来西亚地标双子塔下


在调研行程的最初两天,实地的所见所闻都让我认为马来西亚棕榈非常“可持续”。但随着调研继续,我开始听到了更多来自不同立场的声音,逐渐完善了真相原本的面貌:马来西亚棕榈行业“可持续”与否并非一道选择题,更是个机遇与挑战并存且具有复杂性的存在。我也渐渐意识到,真相并非一个非黑即白的简单答案,拥有柔软包容的思维、倾听多元的观点,方能接近真相的土壤。


其次,通过这次调研,我认知到了自己作为世界公民的角色与责任。曾经的我尽管有过国际交流的经历,却从未想过自己与远方的雨林有什么关系。但此次马来西亚之行,让我有机会亲身接触到那些亲历雨林“现代化”的个体、面对财团与政府而无奈的环保一线人员,我第一次真正意识到自己作为全球消费者中的一员,与远方的微观个体是如此紧密链接。


▲超市里到处都是棕榈油产品。比如在我们熟悉的方便面中,棕榈油占到了其重量的约20%。实际上,棕榈油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 /网络


我也第一次尝试站在一个资源型发展中国家的角度反思全球化。棕榈最早由殖民者带到马来西亚种植,为西方国家输送发展资源。尽管当下殖民主义不再,但消费主义盛行下,全球经济运转仍有赖于这些资源输出国。但我们往往只顾享受着全球消费市场的硕果,却不曾关心这些国家的森林、野生动物、土著部落等面临着怎样的威胁。


▲殖民时期的棕榈油磨坊/网络

最后,我也对自己感兴趣的课题“农业与可持续发展”有了更具体的观察与思考。调研过程中,我接触到了来自各种立场的访谈对象,他们各自都对“可持续棕榈”有自己的定义与理解。这让我不禁反问自己,当我们在谈可持续棕榈油的时候,我们在谈什么?我所认知的“可持续”又是如何定义的?

对Sime Darby而言,“可持续”更多是指棕榈可持续的种植与生产,不排放污水等;而对于环保组织、土著部落来说,“可持续棕榈”则是指可持续的环境,企业应该对雨林生态负担起更多的责任。其中与婆罗洲保护行动创始人Linus的访谈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于他而言,他所坚持的“可持续”是可持续的环境,是人、森林、生物三者和谐共存的系统。他所创立的环保组织深耕森林濒危的前线,与毁林的棕榈油公司对抗、进行森林重建、救援红毛猩猩,他们为可持续环境所付出的努力与坚持让我肃然起敬。


令我感到惊喜的是,我在土著部落的实地调研中,了解到了他们可持续的智慧。Mah Meri是马来西亚凯利岛上棕榈种植园区域的土著部落,族人们对自然中神明的力量深信不移,一直遵循着“取一留一”的自然法则。来自Mah Meri的Rose向我们介绍到,族人凡砍一棵树,便会栽回一棵树。若是看见动物死去,便要亲自雕刻该动物的木像放回原位以寄托动物的灵魂。他们明白,作为大自然的获取者,索取资源应有所分寸,他们也从心底里敬畏着自然,感恩着它的馈赠。与我们所生活的现代化社会相比,这种信仰维系下的社会固然传统、原始,但却闪着不一样的智慧。


▲Mah Meri部落的木雕作品



*本文内容仅为信息表达之用,文中所发表的个人观点均不代表中南屋立场,仅供读者一般参考,文中内容不代表任何政治立场、也并非针对任何个人或团体的个别或特定情况而提供,任何人士不应在没有详细考虑相关的情况及获取适当的专业意见下依据所载内容行事,否则后果自负。如需转载或引用文中任何内容的,请私信沟通授权事宜。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使用该等文章中的任何内容,含图片、影像等视听资料。如您有意就相关议题进一步交流或探讨,欢迎与我们联系。

18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