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岁在肯尼亚第一次摸象牙,我竟然摸到了温温的感觉

Updated: Dec 20, 2021



Haolun第一次摸到长在大象身上的象牙,是在肯尼亚察沃国家公园的大卫·歇尔德大象野化中心。这里的大象孤儿来自肯尼亚各地。它们有的因干旱被困在干涸的水源地,有的因盗猎而失去亲人。被发现后,它们会被救援人员先送往位于内罗毕的小象孤儿院救治,当它们被治愈且情况稳定后,就会被送往一百多英里外的察沃国家公园。它们在这里逐渐适应野外的生活,最终回到大自然。


“我之前在国内的象牙饰品店里见过象牙,但在肯尼亚摸到象牙的那一刻,我想象牙还是长在大象身上好。如果它被割下来,即使磨得再光滑,也永远没有那种温暖的感觉了。”回忆起半年前的肯尼亚野保调研经历,Haolun说这是他印象最深刻的瞬间。



Haolun小时候看了很多关于自然、地理的书。在《动物世界》的陪伴下长大的他,是同龄小伙伴口中的“好奇宝宝”。所以当Haolun高中快毕业,偶然发现一个去非洲的机会时,他并不害怕或拒绝,而是兴奋地跟爸爸说:“好有趣,我想去看看!”Haolun的爸爸是一名警察,希望孩子可以出去锻炼锻炼,但同时也对非洲这样一片土地怀着深深的忧虑。思虑良久后,他决定遵循孩子的内心,把17岁的Haolun送上了前往肯尼亚的飞机。


第一次踏上肯尼亚的土地,Haolun对这个国家的自然和人文充满好奇。在中南屋导师和当地野保组织专家的带领下,我们一起前往自然保护区剪除困住动物的铁丝网,学习如何根据动物骨骼和足迹分辨不同的动物;在草原上观察小小的蚁狮,也追踪大大的长颈鹿;和一线护林员一起反盗猎巡逻;在社区向妇女学习传统手工技艺,把剑麻编织成篮子;坐在野生动物保护组织的办公室里,听他们讲他们正在为野生动物保护做出的努力;走进当地中学,和环保社团的同学们分享彼此的故事。


我们在草原上露营,满天繁星下,狮子在不远处发出低沉的吼声;我们追逐猎豹的足迹,停下车等待象群徐徐走过眼前的黄泥路;我们爬上山顶,看眼前的如血残阳渐渐消失在茫茫草原。在这里,人类仿佛和大自然融为了一体,而人类只是其中渺小的个体。不仅震惊于大自然的壮美和野生动物的灵动,Haolun更在这段旅程中发现了人与自然的问题。



Haolun回忆起来:“内罗毕有一条路叫Southern Bypass,它穿过内罗毕国家公园,把国家公园分成两半。我们穿行其中的时候,我问老师说动物能穿过马路吗?老师说穿不过去,右边那一片草原其实已经废了。我发现即使这边植被覆盖这么多,还是出现了草原需要为城市让路的情况。”


今年6月开通的蒙内铁路穿过察沃国家公园,也穿过了大象等野生动物的迁徙路线。随着人类生活区与动物活动区域的不断重叠,人兽冲突频频发生;随着少数人对非法野生动物制品的需求,保护区里盗猎现象愈发猖狂。当自然和人类出现矛盾时,我们该如何与自然和谐共处?


对环境科学有浓厚兴趣的Haolun被能够对动物进行定位的GPS项圈吸引住了,

想深入了解一下这个非洲的“野保黑科技”。如果它真的可以用于反盗猎、动物行为研究以及缓解人兽冲突,这无疑是动物保护的福音,会带来人与动物和谐的新平衡。在随后的时间里,我们一起拜访肯尼亚各大野保组织,如拯救大象组织(STE)、动物福利网络(ANAW)、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IFAW)、长颈鹿保护基金会(GCF),向他们详细了解GPS项圈在野保领域的使用现状。


尽管 GPS 项圈给野保工作带来了极大的便利,我们了解到很多需要 GPS 项圈的野保组织却因其高价望而却步。内罗毕大学出身的工程师麦克说:“GPS 项圈很棒,但我们几乎不会考虑用它们,因为GPS项圈的价格不是一般的高,单个项圈所花费的费用就高达几千美金,很少有组织能负担得起这样高昂的花费”。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其貌不扬的项圈如此昂贵?


我们辗转联系到了东非最大项圈制造厂商——草原追踪(SavannahTracking)的创始人亨瑞克,并有幸进入他们位于肯尼亚内罗毕的实验室,和他的首席工程师一起学习项圈的内部构造和探讨可能的成本削减方案。我们发现,和普通GPS设备不同的是,GPS项圈电池本身的续航要够长,因为工作人员不可能经常给动物换电池。项圈本身的质量也一定要够高,在野生环境下,碰撞、浸水、沙尘影响,都是基本需要考虑的因素。


另外,我们了解到,亨瑞克的公司提供项圈时基本都不是单独提供项圈,通常会附带人工测试并安装项圈以及使用过程中的维修服务等。工程师说:“单独的项圈价格其实不是很高。但你必须要知道如何追踪这些动物,如何让它们不在安装过程中受到伤害,如何把这些项圈固定在它们身上。而且,安装项圈需要前期测试,安装过程中需要交通工具如直升机,需要麻醉药,需要安排人员如兽医照顾被麻醉的动物,等等。这些价格都不菲。”


尽管如此,项圈给野保工作带来的价值还是远超过了它的价格,越来越多的野保组织开始使用GPS项圈。我们预计,当这个产品被更加广泛地运用时,产品本身的价格也会慢慢降低。



对于Haolun来说,让他开心的,莫过于可以亲身接触并见证这些给人和自然带来新和谐的科技。他想起曾经摸到象牙时温温的感觉,象牙的温热仿佛通过手掌传到了心里。这一段非洲调研经历也让他坚定了攻读生物学的专业发展方向。


回到国内后,Haolun继续了学习之旅。不久前他兴奋地告诉我们,他被波士顿大学的生物专业录取了。从小对自然的好奇,赴非洲调研的勇敢,让Haolun在生物科学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越走越宽。他说,我现在应该是我所知道的我们学校唯一一个学生物的吧,毕业以后想去研究所工作,为这个世界的气候变化问题贡献力量。


“来了非洲第一次,还想来第二次!”Haolun说,“这段非洲之旅帮我明确了人生未来的发展方向,也让我知道世界的这一部分是什么样子。”


总有一些坐在教室里学不到的知识,总有一些行走在城市里看不到的风景。Haolun回首这段逐渐坚定人生方向的旅程,希望自己能永远对未知保持一份新奇感,有机会去探索更多在大城市里闻所未闻的事物。


*本文内容仅为信息表达之用,文中所发表的个人观点均不代表中南屋立场,仅供读者一般参考,文中内容不代表任何政治立场、也并非针对任何个人或团体的个别或特定情况而提供,任何人士不应在没有详细考虑相关的情况及获取适当的专业意见下依据所载内容行事,否则后果自负。如需转载或引用文中任何内容的,请私信沟通授权事宜。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使用该等文章中的任何内容,含图片、影像等视听资料。如您有意就相关议题进一步交流或探讨,欢迎与我们联系。

47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