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半人用不起卫生巾? 非洲女性的医疗卫生情况,可能不如你想的那么糟

Updated: Dec 20, 2021




今天的中国民众对非洲充满着许多误解,仿佛那是一片充满疾病、战乱、贫穷的土地。即便是因为动物大迁徙而相对为人熟知的非洲国家肯尼亚,也往往被认为是一个医疗卫生状况极其糟糕的国家。


2018年9月新浪新闻的一篇报道援引德国《世界报》报道,称“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最近公布的一项调查发现,54%的肯尼亚少女在日常生活中无法获得女性生理用品”,且“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的基贝拉贫民窟中,有约2/3的少女曾通过性换取卫生巾”[1] ,引发中国国内网民热议。


而根据2019年7月《中国人对肯尼亚医疗卫生情况认知状况》在线问卷调查[2],将近一半的被访者认为肯尼亚只有一两家相当于国内二甲、三甲水平的医院。还有近70%的被访者认为肯尼亚药品价格过高,民众难以负担。


然而,事实上,根据实地研究[3],目前肯尼亚已构建起较完善的医疗机构分级制度,并正在试点免费医疗计划,针对艾滋病等传染病也有一套完整的预防、监控和医治体系。政府、学校、NGO[4]等机构均为公共卫生保健做出了巨大努力。


即便是经济和社会地位相对弱势的女性群体,也都能享受到完整且便宜的医疗卫生服务。肯尼亚的医疗卫生状况更是处在飞速进步之中,2000年到2017年,肯尼亚女性平均预期寿命从53.8岁提高到了69.7岁[5]。




//医疗设施建设 全民健康计划让人人看得起病//

据《中国人对肯尼亚医疗卫生情况认知状况》在线调查,52%的被访中国人认为肯尼亚乡村妇女去往最近的诊所需要步行60分钟以上。但实地研究显示,肯尼亚的社区一般都会配备1-2个小型诊所,贫民窟和乡村的女性去往诊所就医通常只需步行10-15分钟。每个诊所基本均配有救护车,以保证紧急情况时第一时间帮助患者快速转移医院,或运输血液等。


33%的被访中国人认为肯尼亚民众无法支付其医疗费用,甚至连皮肤过敏这样的常见病也看不起。但实际上,肯尼亚政府2018年推出了全民健康计划(Universal Health Coverage,简称UHC),为肯尼亚国民提供免费医疗咨询、疾病诊断服务以及免费药物。目前,该计划已经在Kisumu、Isiolo、Machakos和Nyeri四个县开展试点,并预计在2020年推广至全国[6]。


而在妇幼保健方面,《2017年肯尼亚健康法案》明文规定:国家和县级医院须为孕产妇的孕产服务和5岁以下孩子的疫苗接种提供全流程免费服务。Kajiado县Ongata Ronglal医院的Maria院长介绍,2017-2018年,该医院已经为2031个新生儿和妈妈免费提供了以上服务。


▲ OngataRonglal医院


Prisilla是一位住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Southland贫民窟的单身母亲。据她描述,她在社区医院生第二个孩子时,因难产而被转送至亚省级医院进行剖腹产。“当我出院的时候,发现账单上的自费医疗费用仅需20先令”,她说。


平日里,Prisilla如果遇到感冒、头疼等轻微疾病,都会去贫民窟内的小杂货铺购买药品。小杂货铺内有胃药、止咳药、解热镇痛药、止痛药等常规药物,单次花销约10-50先令(约合人民币0.6-3元)。


当然,就像世界上许多其他国家一样,肯尼亚医疗基础设施还存在很多问题。

例如,肯尼亚医生资源极度匮乏,全国医患比例是1:7000,导致不少患者由于排队过长,而将小病拖成大病,造成不必要的死亡。另外,一些医院由于资金匮乏,无法负担大型医疗设施,如Ongata Ronglal医院作为四级亚省医院仍然缺少x光设备和核磁共振室,使其医疗水平受到极大限制。


▲ 贫民窟小卖部的药品



//疾病防控 艾滋病并非肯尼亚的第一大杀手//

国内关于肯尼亚艾滋病状况的报道往往引用10年前甚至更早的数据,导致国人对于肯尼亚艾滋病状况的严重性存在诸多误解。


2017年搜狐网某报道中提到,艾滋病“在本世纪初演变成为该国(肯尼亚)人口死亡的最主要原因之一”[7]。但Ongata Ronglal医院的Maria院长表示,“目前肯尼亚艾滋病死亡人数仅占整体死亡人数的4.3%”。


为了与艾滋病做抗争,肯尼亚政府、NGO等付出了大量努力。


肯尼亚国家艾滋病防控中心(National AIDS Control Council,简称NACC)是肯尼亚政府抗击艾滋病的主力军,致力于“提供政策和战略框架,以动员和协调资源预防艾滋病毒的传播,并为受感染和受影响的人提供关怀和支持”[8]。在内罗毕Southland贫民窟,NACC每月都会派工作人员开展HIV知识宣讲,免费发放预防药物和避孕套,并给予艾滋病毒携带者相关帮助。


同时,一些本地NGO也为防控艾滋病做出了努力。鉴于肯尼亚每年新增HIV感染人数中,15至24岁的年轻人占比高达40%(NACC数据),非政府组织肯尼亚青少年研究中心 (Center for the Study of Adolescence,简称CSA)开发了一套完善的青少年性教育及艾滋病防护课程,该课程现已引进至全国约300家学校。


▲ 肯尼亚青少年研究中心的性教育设施


不过,肯尼亚艾滋病的防治依然面临很多挑战。


一方面,艾滋病防治的相关设施不足。


“我们医院为艾滋病患者预留的床位根本无法满足需求,但我们没有钱购买更多的床位了,” Ongata Ronglal医院的Maria院长表示。


另一方面,很多肯尼亚女性都拒绝主动到医院检查和治疗艾滋病,因为怕被别人误会自己作风不检点。


“女人们来我们医院问询艾滋病预防程序的时候,都是偷偷来的,药也不能带回家吃,”Maria院长补充道。



//个人卫生保健 仅极少数女性用“性”换取卫生巾//


在个人卫生保健方面,本文开头讲到了国内对肯尼亚女性卫生巾使用情况的耸人听闻的报道,而该报道的数据真实性也已经被证实不实。


2018年10月,UNICEF在某英文网站上表示未曾做过相关研究。而在本文研究过程中,本地NGO女性青年与儿童发展组织(Women Youth & Children DevelopmentOrganization,简称WYCDO)负责人Terry及Ongata Ronglal Hospital的Maria院长也澄清道,目前肯尼亚约20%的女性无法获得卫生巾,其中仅极少数个例需通过特殊渠道换取。


针对部分无法负担卫生巾费用而不得不在生理期请假的女学生,肯尼亚政府和相关组织已经为其提供了相应支持和援助。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肯尼亚国家委员会(The Kenya NationalComission for UNESCO)的教育负责人Mary表示:“内罗毕教育部要求各学校汇报需要卫生巾的女学生名单,并将根据该名单免费发放符合卫生需求且质量合格的卫生巾。”


另外,Mary还表示,“自2012年开始,肯尼亚所有中小学都为女孩的身心健康设置了生理卫生课。”女孩救助中心Grace Nanana的老师们也都表示,“学生们需要知道的生理卫生和经期保健等知识,都可以在(科学)课本的前几页找到,并且老师会提供相应指导。”


即便政府、学校等组织已经做出了很多努力,肯尼亚确实还有不少女性处于用不上卫生巾的境地。


Prisilla身边便有这样的例子,她说:“因为那些人收入很低,对她们来说,与其花钱去买一件不必要的‘奢侈品’(指卫生巾),她们往往会购买食物等更必需的物品。”而一些偏远的地方则很难得到政府的持续帮助,对此,马赛部落女酋长Mourine表示了自己的无奈:“我们只能通过贩卖手工艺品来筹钱给孩子买卫生巾。”


▲ 贫民窟里的小卖部


从医疗基础设施、疾病防控与个人卫生等方面可见,虽然肯尼亚作为一个经济尚不发达的非洲国家还存在许多亟待改进的地方,但是,有许多状况不一定如大部分国人想象的那般凄惨。


关注非洲的社会发展问题诚然是出于好意,但是,如果需要真正为当地带来帮助,进行扎实严谨的研究可能是我们应该采取的第一步。


*本文内容仅为信息表达之用,文中所发表的个人观点均不代表中南屋立场,仅供读者一般参考,文中内容不代表任何政治立场、也并非针对任何个人或团体的个别或特定情况而提供,任何人士不应在没有详细考虑相关的情况及获取适当的专业意见下依据所载内容行事,否则后果自负。如需转载或引用文中任何内容的,请私信沟通授权事宜。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使用该等文章中的任何内容,含图片、影像等视听资料。如您有意就相关议题进一步交流或探讨,欢迎与我们联系。

42 views